阿色

【all英all】爱情呼叫转移!(8)

A.M. 09:23
“欢迎来到阳光普照的西/班/牙!”
亚瑟坐在观光车的最后一排靠窗位置,忍受着车子不断的颠簸,听着前面热情洋溢的导游不停的在balabalabalabala……
亚瑟已经决定他要高冷起来——好吧其实是他本身就对公司组织的旅游不太感兴趣。上司的确是个老好人,分配的工作不忙,工资不低,还有定期的集体旅游——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集体偷懒找个天气好的地方长期度假吧!可惜同事里没有几个很熟的,谈不来,太惨了,每次旅游都是这样……好想玩手机,但是在这么颠的车上,根本连字都看不清吧,读书也很有可能一下就看串行——西/班/牙啊,那么既然来了也就好好享受吧。
他把头贴近窗户,似乎在外面的风景里嗅到了异国的味道。热情洋溢的国度啊,他开始幻想秋天温暖的阳光、海风、斗牛、还有同样热情洋溢的姑娘们——
西/班/牙,阳光、番茄、海风、番茄、斗牛、番茄、姑娘、番茄——
啊喂,刚刚是谁一直不停的在那重复着番茄啊,的确有番茄没错,但不是这次旅游的重点,——好的我会给它加上的。西/班/牙,番茄、阳光、海风、斗牛、姑娘、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番茄——
亚瑟把视线从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色移开,扭头,发现刚才坐在前面介绍着的深色头发、小麦色皮肤的导游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身边,并且在和另外一个乘客快乐地讨论着什么,番茄这个词不断地跨界蹦入他的脑海中,并且对他脑内的幻想进行“鲜红的”清洗。
亚瑟有些懊恼,他想跟那人说能不能尽量声音小一点呢,后来又突然想到人家是导游,介绍家乡的东西貌似是人家的工作吧……好吧,算了。说起来这位导游先生从我们下了飞机开始就总是在说番茄的事情吧……上司他老人家请的到底是什么旅游公司啊。
……嘛,心静自然凉。亚瑟不打算再去思考导游的事情。认真的享受旅途吧!现在先睡一会,等会估计活动量很大呢?他把头后仰,靠在柔软的椅背上,准备努力让自己睡着。
“嘿,要不要来一个番茄?”旁边有人用胳膊肘捅了捅他,亚瑟又不争气地睁开了眼睛。
是坐在自己旁边的导游啊,那家伙正对着自己伸出手,手上捧着一个鲜红色大而饱满的番茄,他湖绿色的双眼似乎要放出光来。
“不了,谢谢……”亚瑟冷淡地答道,然后打算倒回头继续睡。
“老兄,还没听你说过一句话哪!这就睡啦?”那人不依不饶道,同时脸上带着200%阳光的笑容,“尝尝番茄!”
“……我晕车,抱歉。”亚瑟找了个借口敷衍道,换了个姿势准备继续睡着,然后车子一个颠簸把他又晃了起来。
“嗯晕车吗?你需要晕车药?作为导游俺倒是有……”
“不不不用、好啦、总之。”亚瑟连连摆手,心说这又是在搞什么。
“好吧、那么祝你旅行愉快!”导游看上去完全没有失望的意思,总之他十分欢乐地站起来又跑到车头去宣布什么事情了,大概是我们有多久才要到达目的地的度假村,之类的。
亚瑟迷糊了一会儿,然后他好像真的就睡着了,没有梦到番茄或者任何诡异的事情。
大概一个多小时过去后,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吵闹声,睁开眼,看到是车里的人已经开始拿起行李纷纷出门了,导游在前面大声招呼着什么。——啊咧,到地方了啊?
他缓缓抬起头,拉起行李箱子慢吞吞跟在后面。
下车,一行人跟着导游走入了度假村——上司还真是土豪,居然订了别墅度假村,连成一条街,后面还有农田。明明是秋天,阳光直射下来还真有点热呐,亚瑟心里想着,把夹克外套褪了下来——好吧,他吸取之前的教训,今天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束,T恤配牛仔裤,他甚至还戴了墨镜,此时那反射出彩色阳光的镜片正立在他额头上,金发刘海被打乱。
被要求把行李保存在别墅宾馆开的房间里,然后一群人在度假村前的大街上集【和谐】合。身材高挑的导游满怀热情地挥舞着金色的旗子,同时挥手招呼着他们,老远就能看见他脸上大大的微笑:“来大家都跟着俺!走丢了的话要记得联系俺哪!”
这人是不是缺根弦……阳光越来越刺眼,亚瑟把墨镜扶了下来。他转念一想,如果在跟着这种导游的情况下走丢了,会不会真的永远丢在西/班/牙啊——算了,我自己不会认地图么,想也是白想。他嘲笑一下自己,渐渐地走到了队伍前面。
“哟老兄,又见到你了!”导游咬了一口番茄,道。
“你好……”亚瑟打个招呼回应道。
队伍却沿着度假村大街往里走,亚瑟正打算问什么时,他们穿过别墅,看到的是一片农田。田地上看起来没什么植物,此时应该是在休耕?
怎么……难道去西班牙旅游的第一项是参观农田?不过,除了我们这些人,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啊……此时有这么多人来西班牙旅游呐?
亚瑟皱眉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身旁的导游冷不丁就砰地往他的头上砸了个番茄。正对眉心,红彤彤灿烂烂黏糊糊的番茄在他脸上被打碎糊成一片,那种冰凉的触感就像脸被浸到了果酱瓶子里——好在带着墨镜,眼睛没被糊上还能看东西、亚瑟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呢,刚想用袖子把脸上的番茄汁擦掉,就感觉自己的背后瞬间中了五六个汁水四溅的番茄。
“那么番茄大战就在这里开始啦!虽然国际性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不过今天亲分俺正好撞上一个活动啦……~~嗯真是的差一点就赶不上了、那大家尽情玩儿吧!”西/班/牙人爽朗的声音响彻亚瑟的耳朵。
像是下了番茄雨,或者亚瑟他本人被泡在了番茄汁的海洋里,一瞬间他有这种感觉。毫无准备地他被番茄群攻击了,然而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上也没有番茄,他连还击的办法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嗨,自己一个人不知所措,他有点小难受。
身上湿答答的,T恤衣裤沾满了番茄汁和破碎的表皮,紧贴在身上,皮肤上也全部是番茄的血肉,被阳光慢慢晒干。亚瑟觉得头发上黏糊糊的,干脆把它们拢到脑后,墨镜擦干净,清晰视野又重新回来了。
“你怎么总是一个人呢?”视线中那个棕色卷毛又回来了,日光从他的身后直射而出,亚瑟的瞳孔只能接收到一个剪影,那家伙不合时宜地朗声道,并更加不合时宜地递出番茄。
“不、不用了,”亚瑟从泥土上缓缓站起来,冲他摆手。他感觉自己一副狼狈样子不适合见人,但是注目对方也一样,被染得淡红散发甜香气息的白色衬衫映衬着纯净的笑容,湿透的头发似乎正在欢快地滴水。
“接下来又是什么安排?”他忍不住又添一句,声音清冷,站起身习惯性地双手插兜。
“亚瑟儿,你说实话,”对方带着亲切表情,自来熟地上前搭住亚瑟肩膀,道,“刚刚俺在车上宣布事情的时候是不是睡着了?”
“喂,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亚瑟惊了一下,把对方身上来的手拍下去,用这样有点土气音调的英语喊他的名字让他不太习惯。
“你们来旅游时不是登记的有名单嘛?”导游依旧笑容烂漫,遭受到明显拒绝的动作还丝毫不减热情,“亚瑟儿还没问俺名字的吧?俺叫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称呼俺东尼就好~”
“呃,你好……东尼。”亚瑟生硬的打了招呼。
“那么亚瑟儿可以回答了吧?你在车上果然是睡着了!”安东尼奥擅自作出了判断,完全不管对方的反应继续道,“番茄大战是这里一年一度的传统啦,不过最大型的番茄大战早就已经过去了,亚瑟儿你没能来真是可惜……以后俺宣布行程要好好听啊亚瑟儿!”
搞得好像我跟他是多年没见的朋友一样。“噢,明白了。”亚瑟不太情愿地小声回答道。
人群已经散去,时间接近正午,阳光越来越强烈。“俺是时候离开了呢……”安东尼奥用手搭棚轻轻遮挡住直射双眼的光线,“下午要一起去海边,记住集【和谐】合时间了吗?”
“当然记住了!当我是小孩子吗!”亚瑟有些生气地大声回答道。
安东尼奥此时已经往前走了好一大段,回头看见亚瑟还站在原地,那一副狼狈相还规规矩矩带着墨镜让他忍不住笑出声。“喂!亚瑟儿!”他站在未耕种的农田土地中,远远地朝那人挥手,“不打算走啦?”
亚瑟一脸闷骚地插着兜,身上滴滴答答闪着番茄汁,被太阳肆意照射着,故意不理人。
“不会是生气了吧?”拿他没办法了,安东尼奥只好踏过地上残存的番茄果肉赶了回去,重新站立在亚瑟面前,完全摸不着头脑地道歉道,“好吧、好吧、算俺的错——”
刹那间亚瑟抄起一个番茄就丢到了他的脸上,然后丝毫不顾形象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安东尼奥脸上缓缓流下来的果肉,汁水模糊了不知所措地表情,他笑得腰都弓了,脊椎骨的线条隐约透过湿透的T恤浮现。
以安东尼奥的粗神经实在无法弄清楚这人的脾气,只能胡乱擦掉脸上的番茄,顺便舔了舔嘴角:“好吧,亚瑟儿,算俺的错……你别笑啦!”
“嗯嗯、我听着——”对方总算认真了一点,像模像样扶了扶墨镜。
“不然中午俺来招待你怎样?来俺家做客吧!”安东尼奥冲他伸出手。
“也好……”亚瑟别过头,强忍住笑不看安东尼奥的脸,答道,“嘛我的意思是……如果没地方收拾一下的话、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会被围观、只有这样而已!”
“那就走吧走吧!”安东尼奥听到肯定答案,二话不说就拉起亚瑟,秋日灿烂却温暖有度毫不灼热的阳光洒落而下。

“费尔南德斯!你这畜生终于回来啦!还不快做饭啊混蛋!!!”安东尼奥一推开门,屋里就有个少年窜了出来,棕发,翘着呆毛,十五六岁而且出口成脏——这是身后的亚瑟对他的第一印象。
“我不管你今天又给我带谁回来了、赶紧给老子做饭!!!”他一见到安东尼奥就开始骂人,但脸上却带着看到救星的表情,“老子快饿死啦——呸你怎么把番茄都弄得黏糊糊的!”他把安东尼奥推推搡搡扔进厨房,番茄汁像血液一样在地板上绵延了一路。
“好的好的,俺马上~”安东尼奥好脾气地摸了摸那少年的头,马上被对方黑着脸甩开,“玩儿去吧罗维诺~”
“我不玩儿!费尔南德斯你应该陪我啊混蛋!!!”他怒道,同时作出准备摔东西的动作。
“乖别生气、亲分现在手上还有事、马上就去陪你……”安东尼奥脸上还奇迹般地带着宠溺的笑容,“……好吧?”
“哼,”那少年瞥了一眼亚瑟,扬长而去,带走一路脚步声。
“亚瑟儿,你用不用冲个澡什么的?”安东尼奥已经开始准备食材,他裹上围裙,一副贤惠模样在冰箱中翻找着什么。
“呃、不麻烦的话……”亚瑟这才透过厨房窗子反射的倒影看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他又忍不住整了整湿淋淋的头发,“刚刚那位是?”
“俺的表弟,暂时住在一起啦,”安东尼奥欢快地切着食材,同时毫无顾忌地自掀家底,“俺有一对双胞胎表弟,不过另一个住在城里——话说他们的爷爷就是这里的大户ROMA呢,这座度假村就是他开的,俺闲的时候来给他兼职导游!”
“只是兼职?”亚瑟看向安东尼奥明媚的侧面脸部线条,“那你是做什么的……?”
“哈哈!”安东尼奥笑起,微偏过头,伸出食指挡在了嘴前作了个“嘘”的动作,明眸一如被阳光映射的湖面,是透亮的绿色,“到时候你会知道的!”声音明朗略略有点狡黠。
会是什么呢……?亚瑟端详着对方湿透的深色卷发,成撮地垂在额前,亮绿双眼带着开朗的微笑,小麦色皮肤在正午阳光照射下略有光辉闪过。他忽然想起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真是个美人哪。
“亚瑟儿……?”
对方好像没注意到自己慌神了,亚瑟抖了一下精神回来:“啊……?什么?”
“如果你没带换洗衣服的话就到俺房间拿、嗯赶快吧~”他说着,拍了一下亚瑟的肩膀,亚瑟仿佛看见200%的阳光毫无死角地把那人整个照亮。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