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all英all】爱情呼叫转移!(2)

【排版问题求忽视。。。

A.M. 03:36
打量打量镜子前的自己,蓬乱的头发总算被梳得差不多服帖,黑眼圈嘛那是没办法了,半夜也没人看我吧。洗了把脸,凝望着镜子中翠绿色的双眼,怎么,真的像天使说的那样,有奇迹会发生?亚瑟套上外套衣裤,拿着钱包手机钥匙,摔上门。
初夏的午夜果然还是微冷的,寒风直接顺着窗户吹入两面瓷砖墙的走廊,吹入水泥地面的缝隙里,也随即吹上单身的人发冷的身体。亚瑟在这无人的走廊里就着拐角处廊灯的暗光往前走,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他想象着这些房间里相拥入睡的情侣们,想象着存在于幽暗处盯着他的妖精们,想象着弗朗这时候大概会在干什么,想象着自己为什么要想象这些有的没的。走出宾馆大门,大街上几乎是空无一人,路灯轻轻照着,只有零星的车辆和装载建筑工具的水泥罐车偶尔路过,整条街亮灯的小店更是少之又少。他裹紧了外套,加快脚步踩踏着水泥人行道往便利店里走去,心想里面大概能暖和点了吧。
推开大门,路过前台昏昏欲睡的店员,扫视一下店面,迅速找到啤酒和泡面还有速食司康饼的位置,心想速战速决!亚瑟极少雷厉风行的当当当走过一排一排的超市货架,却感到前面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然后停了下来。
是靠着货架台坐在地上熟睡的少年。此人身体瘦削,裹着宽大暗色调像和服般的睡衣,头半低着,细碎的黑色短发挡住白皙的皮肤,就那么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亚瑟本想就此跨过去继续寻找他的速食死扛,但想了想又改了主意——总感觉就此走掉不很人道啊。
他弯下身,手搭在短发少年的肩膀上:“那个……喂,”
睡觉的少年在被触碰后瞬间清醒,抬头用有点水雾迷蒙的眼睛瞪视着他几秒后,像被吓了一跳似的连忙站起来:“——柯克兰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在下——”
亚瑟反而被他这个反应吓到了,退了两步:“你……认识我?”这个时候在超市有点暗色调的灯光下仔细端详他,黑色齐耳直发齐刘海,有点空洞不过温柔的双眼被细长睫毛所掩盖,比自己身高要低一点,那样站着给人类似“乖乖的”既视感。——在哪里见过?以前一个小区的吗?还是中学同学?工作上的同事?莫非在什么工口文学研讨大会上……?
“先生不认识我了?”少年挠挠头发,淡淡笑笑,道:“在下本田菊,以前在一些二次元……那些本子的展览会上看到过先生呢。嗯,作为爱好者先生的评论还真是精彩呢。”
——咦咦咦咦——?!亚瑟这才反应过来以前和红酒混蛋在一起的时候也确实参加过这种八嘎活动!像是11区的精彩R18本子拍卖大会啊什么的,往往腐烂会购买一堆,把他当成苦力工勒令他搬回家,然后指着上面的内容说阿射阿射我们也这么做吧❤——果然,难道说,认识我的途径除了邻居同学工作,就只有工口文学研讨大会了吗?!?!
看着对方恬淡安静的笑容,亚瑟脸“唰”的红了,但看本田菊那淡定的等着他说话的模样,他又没法大爆发捂着对方的嘴大叫八嘎八嘎不准说出去。于是他硬是把这口气咽了下去,顶着尴尬撇着嘴笑笑:“嗯……是啊,不好意思我都忘记了……”
“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在下才对……让先生看到在下失态……”
“哪有!还有,不用叫我先生什么的了,叫我亚瑟好吧。”亚瑟有种面对这种淡定的家伙实在没招了的感觉,本来打算吐槽和继续购买速食死扛的念头一扫而空,于是接话,“大半夜的怎么在这里?”
“说来还是在下的不好……”本田菊有点尴尬地说,“长期居家,库存空了,出门采购一些新的食物……但是当时在构思新的漫画情节,没注意所以……”声音越来越小。
把自己锁在外面了。
亚瑟承认自己刚听到时很想笑,而且是硬憋住才没反应的。这大半夜的,街上没有开锁公司吧,果然超市里比较暖和才是真理?这家伙意外地比自己想象的有趣呢。
“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一起出去坐坐怎样?”他亚瑟·柯克兰承认自己不是喜好帮助人的哪种类型,但是他骨子里仅剩的那一点助人为乐的心思告诉他不能让对方一夜都在这里可怜巴巴地坐着,于是他伸出手,“才不是专门叫你的,我只是现在无聊的很,你不去也可以!”
菊充满感谢地抬头:“当然可以,那么一起吧,亚瑟先生。”
两人走进一条街外的24小时麦当劳店,里面一个顾客都没有,只有零星的倚着墙打哈欠的店员,午夜工作都这样吧。点餐,用手肘支撑着桌子,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对方,自己滴水不进。亚瑟对那些美国佬的垃圾食品不感一点兴趣,不过,这家伙一定是饿坏了吧……虽然嘴上不说……
他看着菊低垂的眉眼,就是对待食物也认真凝视的表情,不禁思考难道这就是天使说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的我喜欢的类型”?难不成那醉鬼说的都是真的?他本来就对这类牛鬼蛇神的东西没有抵触,再加上确实尝到了甜头,他的脑内开始急速幻想发展:对方不讨厌我吧?缠着他不会说什么吧?他是独居吧?带他去找开锁的,然后顺便溜入他家,看他漫画,跟他混熟,然后一垒二垒三垒本垒!哈哈哈哈哈老子也将在新欢处找到幸福了哈哈哈哈哈弗朗那个家伙到时候就羡慕吧羡慕吧羡慕吧他的对象还八字没一撇呢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的眼帘下已经几乎浮现出痴汉的表情,他极力掩饰,继续撑着腮帮,对马上吃完饭的本田菊冷冷地说:“吃完赶紧去找人开锁别缠着我了!钱是我借你的,你要还!”
得到了期望中的答复:“好的亚瑟先生,真是非常感谢!”

A.M. 08:10
本田菊。 
年轻的日本漫画家,在家里工作。
好像很可爱呢。
这么思考着,翻动着手上的书页。
夏天的凌晨4点天已经变得半明亮,开车载着本田菊找到开锁公司,又将人接到家,百转千折后终于在两三个小时后听到了打开大门清脆的“咔哒”声。菊表示家里有点乱真是不好意思,一边热情的执意请他来坐坐,于是他阿色柯克兰就恭敬不如从命。在阿宅略微有点狭小但充实地摆满二次元手办同人抱枕漫画的家中转了一圈后,开始拜读他的大作。厨房里传来寿司和三文鱼的日本料理味道。
亚瑟承认他喜欢这种安安稳稳的生活,这想法直接导致他看到菊微红着脸将早餐端上来的时候没有犯傲娇,坐下来安静细细品尝。
“呃……谢谢,小菊。”
“说谢谢的应该是在下吧。”菊拉开椅子坐在亚瑟身边——不是对面!不是对面不是对面!这个小动作差点让他阿色痴汉附体——他偏过头,恬淡如毫无波澜的湖面一般的棕黑色双眼仔细打量着亚瑟,“亚瑟先生,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没有什么。——不过说起来,小菊一个人工作,需要帮忙吗?”亚瑟费了超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的话。
“呃……?”那双真诚的眼睛像一时听不懂似的打量着他。
“嗯,我是说,……我是说谢谢你的早餐,反正我现在也闲着没事哈哈,可以做点什么报答你哈哈、我是说……”亚瑟出现了傲娇被识破的语无伦次状态,他结结巴巴说下去,同时带着比划,差点手脚并用。
“没关系的,亚瑟先生如果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在下是不会介意的。”本田菊用微笑打断了他。
一语道破!这些话和这笑容着实是有点意味深长,同意他在这里呆着,嗯,也就是说——亚瑟此时脑内进行了一刻钟的思考——真的只有一刻钟而已!菊这样拘谨有礼的人就是喜欢也不会开口直说的吧,可我也不会主动说的啊,如果这样的话不就永远没有开始了?他那句话是在暗示我吧?一定是在暗示我吧?
菊就在他身边,咫尺之遥。他看见他开始动手收拾桌上的餐具,轻柔地,摆在托盘上,然后准备端到厨房。
“菊——”
亚瑟轻轻开口唤他坐回来,伸手,绕到背后,以一种近似拥抱的方式将他围裙在身后松开的结系紧。菊没有抵触,只是带着礼貌的笑容。
然后他拥抱了穿着宽大睡衣的纤细少年。
然后他吻了菊,在对方的家,在八点钟阳光洒满的餐桌边。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啄对方的唇,看着打碎的阳光透过窗户零星洒在对方紧闭的眼帘。菊没有反抗,不温不火地回应着,餐盘被他搁在一边。两人安静而又甜蜜地缠绵。
当亚瑟伸手搂住对方的腰肢,并且打算一颗一颗解开他衣扣的时候,却被对方轻柔而坚决地拒绝了。
“在下……喜欢……亚瑟先生来着。”双手搭在亚瑟双肩,菊低着头,掩盖脸上的红晕,这么开口道,“但是请不要这样。”
亚瑟也不开口回答,只是讪笑着继续向前伸手去宽衣解带,却被对方握紧。
“毕竟与亚瑟先生……才是刚认识呢。”
即止于情,又合乎礼的态度啊。

P.M. 15:20
亚瑟一个人坐在他自己一个人临时基地的小阳台上,品尝下午茶。
他承认自己这几天重返了原来的绅士模式,不,不如说是进入了贤者模式才好。亚瑟·柯克兰本不是痴汉,他只是讨厌孤独一人的感觉——虽然工口大使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但他宁愿这么安慰自己。
雅致的白瓷茶具和这里略有破旧的环境稍稍不搭,但他不在乎,斟茶,饮尽,他其实根本在心不在焉地想着别的事。不过,一个人的下午茶时光不就是送给自己胡思乱想的时间么。
这几天和菊一直在以缓慢状态发展着。那天被拘谨有礼地拒绝后亚瑟是止不住地尴尬,脸上升起红晕恨不得当场变成隐形的妖精逃离他家。每每回忆那时的细节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超烦人的?!不过,换言之,菊是喜欢自己的吧,他既然也说了,那为什么……难道要遵守东方古老的各种程序又或者……什么嘛什么嘛!这叫我怎么办才好!
后来也多次去菊的家,一来二去比原来更熟倒是真的,可两人的关系像好朋友一样,有时候是他联系亚瑟去做客,有时候是亚瑟主动上门免费修个电脑什么的……其实他知道宅菊从来都是修电脑好手,但遇到这种情况对方往往是理解地一笑。进展就至此,拥抱或者亲吻,再也没有过,亚瑟甚至都害怕无意中碰他手一下。亚瑟是传统的英/国绅士,他不会承认自己是什么痴汉,虽然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毒上了瘾,内心中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菊,想再次触碰他白皙细致的皮肤、想抚摸枕边他柔软的黑色发丝、想箍着他的头进行深【绅士】吻、想把他宽衣解带然后压倒——
停止想象!托着腮帮,望着窗外大楼夹缝中伦敦少有的晴朗天空,亚瑟绞尽脑汁思考着。不能没有进展,这可是天使给我的第一次机会啊!要旗开得胜才对!
那个一身酒气的天使——
对了!亚瑟脑中一个灵光闪现,瞳孔立刻放出光彩,轻放下手中茶水,脸上浮出笑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用酒啊!不知道平时礼貌谨慎的小菊,醉酒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有办法了就要赶快去做!首先想想要请什么酒呢?日本的清酒这里不好弄到,黑啤或者老白干儿又觉得气氛不会到位。果然适合英/国绅士的还是……他回想了一下,红酒混蛋那家伙好像经常喝红酒吧,他回忆起深葡萄色美酒倒入雅致的高脚杯时、淡淡紫红色的红晕映上弗朗的肌肤,那时的自己不自觉露出了多么惊喜的神情。他不懂酒,可是记得弗朗最喜欢哪种红酒、什么牌子。嗯那就照着红酒混蛋经常说的,买吧。
然后是电话约小菊,如果他同意让自己做客的话就上门,否则就请人出去吃一顿,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亚瑟想着,脸上又浮出笑容。

P.M. 18:57
“噢噢亚瑟先生啊,欢迎欢迎!家里有点乱真是抱歉啊!”一如想象中的那般菊热情地打开门,手忙脚乱地把一摞漫画递上来,“这是最新的漫画,在下想不到亚瑟先生也对这些有兴趣呢!”
没错,借口是来看这位漫画家亲手执笔的新番漫画。
“嗯嗯,哪有,是最近才听别人介绍来看漫画类的。”亚瑟不好意思地揉揉金发,拿起最上面那一本随意翻看着,反正是常客了就装作毫不在意地将手中两瓶红葡萄酒搁在玄关的桌上,“对了,今天……一个朋友……送我了些法国名酒,觉得你可能喜欢酒什么的……就来分享一下啦。”他感觉这些话还真有点难说出口,他无视了自己说“一个朋友”时轻微的哽咽感。
本田菊天然地一笑,对他的反常毫不在意:“亚瑟先生今天竟然请在下喝酒,真是受宠若惊呢。那么请在客厅等一下,翻看一下漫画吧,我去下厨。”
亚瑟心安理得地坐在餐桌边,看着菊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纤细背影,他帮忙摆出高脚杯,用腥红甜美的液体斟满,整理整理领带,带上一抹绅士特有的微笑。在酒香中,他期待着菊的三文鱼寿司,期待着想象中他诱人的醉态,当然更期待着那和式的榻榻米和床铺。

一个小时后……

“真是美酒啊对吧XDDD小菊小菊咱们再来一杯~!”
“的确是这样,谢谢款待,……但是先生您快喝醉了吧?”
"没事儿——!!我可是来自大。不。列。颠。的绅士啊!酒量那是必须有的哈哈哈哈——再来一杯咱们不、醉、不、归!!"
“先生您倒的时候小心一点!都洒出来了,还是让在下帮您……”
“没关系!喝酒什么我再不会了?!——起来起来,让我自己来啊咕嘟咕嘟咕嘟——”

两个小时后……

“呃、咳咳!——&……%¥%#%想起来我就TMD生气!想我以前的人生还真是糟糕啊哈哈哈哈哈,什么都没有而且还得像***一样按部就班的工作、咳、搞毛啊你们都去坑鬼啊八嘎轧路!”
“先生说话慢点、小心别呛着!我在听——”
“&¥#¥%¥%%%要我说弗朗西斯那个混蛋,我告诉你,¥¥#@#¥¥他TMD从没安生过!……&%¥#¥%%那时候我们一群人TMD去搅¥%¥@@*结果就他一个人跑了!照我说还不如到大街上去果奔啊八嘎八嘎八嘎八嘎八嘎八嘎——哼!”
“亚瑟先生请您控制下情绪不要说那样的话……”
“八嘎八嘎八嘎!都是八嘎!连你也是!@¥%**为什么连你也对我这个态度啊混蛋我TMD倒底惹住谁了#¥¥%¥##¥!”
“先生恕在下无礼但是您真的不能再喝了!”
“/////我喝就喝不要你管#¥%@*&讨厌死这个世界TMD束缚了!%¥#老子可是能看到妖精的人啊现在它们正邀请我去果奔呢你看看看就在那!”
“亚瑟先生桌子上危险快下来!”

三个小时后……

“亚瑟先生!亚瑟先生你怎么了?!没关系吧!”
“呃、呃——呕——不要管我——”
“先生!先生您先忍一下、在下马上就去叫救护车!”

亚瑟·柯克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正对着一大片白色天花板。
然后头部艰难地扭动了两下,看到环境是菊的家,夹杂着疑惑和隐约的狂喜,他扭了扭头,看到菊侧面的睡颜,散乱贴在脸上的黑色发丝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
难道昨晚……成功了?可是自己的脑中似乎并没什么香【绅士】艳的回忆,菊好像也是衣衫整齐,眼下还有隐约的黑眼圈。他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了,心想反正人在身边,并且无意识,干脆先一亲芳泽再说。
于是他抬手想拥抱枕边人,却发现手腕上连着输液的针管。
这下昨晚的记忆全部都一股脑儿涌了上来。酒品差到爆的他在喝酒第一轮就醉了,然后不停地自HIGH自娱自乐,平生丢人事做尽,最后因为饮酒过度被菊帮忙送到医院了吗!菊还把亚瑟带回自己家,为了防他喝醉了到处乱动弄掉输液管整夜把他按回床上……?他赶紧条件反射地把脸蒙到被子里。好想死!没脸见人了啊简直!!!

A.M. 08:05
“真是太对不起了!”亚瑟少见地趴在桌上一蹶不振,此刻的表情都快哭了。
“没关系没关系,在下还要感谢先生好意请在下喝酒呢,的确是美酒呢,相信我!至于那样的事,先生就且当做意外忘掉吧,真的没关系的!”菊仍然非常善意的拒绝这样的道歉。天哪,这语气就好像喝醉的那个人是他自己一样。亚瑟这样想着。不行,他要做些什么,挽回自己昨晚在菊心中毁掉了的形象。
亚瑟开始手足无措起来,抬头看了看菊:“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好!不然这样吧,昨天熬夜辛苦了,帮你做早饭?”看到对方纯黑透亮的双眼正仔细看着自己的面部表情,忍不住再补充一句:“只是感觉太抱歉了,你不愿意也好……”
“不,在下非常期待先生的手艺呢!”本田菊听到这话,露出让亚瑟几乎融化了的笑容,“是什么呢?英/国式鱼和炸薯条?”
“谢谢你的欣赏……不过,呃……不是……是我最拿手的菜品,”听到这样真挚的感情表达,亚瑟忍不住又开始脸红,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主动,断断续续地道:“……司康饼啦。”
给恋人做爱心便当就是这种感觉吧!他心想。经过了被马赛克掉的一系列制作过程,亚瑟欢欣鼓舞地把他最拿手的菜品端上桌来,双手呈给本田菊:“请品尝!我去准备最棒的英/国红茶,稍等~”看到菊脸上带着欣喜开始动筷子,他感觉好心情又重新眷顾了自己。
然后端出红茶,来到客厅,却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小菊!!!”

P.M. 14:30
“看来你们两个今天在轮流参观医院啊!”路过的护士姐姐对靠在病房外的亚瑟如此开玩笑道。亚瑟非常绅士地回了她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食物中毒,没关系的,可以去探视了。”
司康饼是哪里不对了啊!!!虽然和厨师弗朗同住的那一段我没咋进过厨房——但是但是、我明明认真去做了啊也没有漏掉哪个步骤啊我甚至亲口去尝了没有半点问题吧喂——!!!怎么会这样啊!!!是老天的不公吗?!怎么办!是不是完了是不是完了!!!根本想不出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再次出现去面对他啊!!!他该不会以为我就是那种“看到自己出洋相的样子的人不是杀掉就是嫁给他”的江湖人士吧!!!他该不会以为我已经准备动手了吧!!!我该怎么解释?!——他该不会——、他该不会——?!
脑子里根本一团糟的亚瑟·柯克兰还是决定在本田菊清醒了之后老老实实地去道歉,为此,他准备了一大束探病专用百合花,打算以平生最毕恭毕敬的态度去道歉,并且……请求两人的关系还能继续吧。
他鼓起勇气,低头使脸颊看起来没有那么红,轻声敲了敲门。
“请进。”屋里传来轻柔的声音。
亚瑟双手捧上那束花,深埋下头,不敢看病中菊的模样:“对不起!”
……
怎么没动静?他轻轻抬头,看到菊也一样以空前的认真表情看着他。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菊整了整宽大病服的领子,瘦弱的身体在床上坐直,脸上带着病态的暗红,但目光炯炯。
“……?”
“感谢亚瑟先生这几天的关心和照顾,但是……”他垂下眼帘,有点悲伤,似乎犹豫了好长时间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不适合。”
亚瑟沉默没有说话,这几个字轻柔,但是却笼罩着阴沉的雾霾。就像菊的性格啊,有礼但是也坚决。
“对不起,亚瑟。谢谢你对我做的一切,在下也……真的,喜欢你。只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方式、性格都不大相似,而且……更重要的是……”菊认真地凝视亚瑟的眼眸,“亚瑟先生,应该和你真正最喜欢的人在一起。”
“……而不是我。对不起,亚瑟。”
亚瑟先生,真正最喜欢的人……
天知道我真正最喜欢的人是谁啊。
亚瑟没有搭话,只是轻轻上前,把那束花放到菊的床头。他看了看菊纤细的肩膀,清瘦却白皙的面颊,他想拥抱菊,但是连伸手触摸的勇气都没有。
“再见,菊。”
他步履沉重地打开病房门,也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让对方好好养病吧。
“嗯,再见,亚瑟先生。”

坐在医院候诊大厅的座位上,亚瑟翘着腿无聊地玩贪吃蛇……我说,这手机款式还真够老的啊,只能发短信打电话和玩贪吃蛇么?让我这种失恋心碎的人,连个安慰的甜腻向R18小说都看不了?
“这可不是我的错!再说谁让你看R18小说的?”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亚瑟·柯克兰猛地一震,瞪大眼睛望着身边座位上半裸着大吃司康饼的不。列。颠。天使,他吓得好半天才说出话来:“你你你你怎么出现的——?!穿成这样不怕被周围的人——”
天使托着腮帮玩味地向周围扫了一圈,继续吃他的司康饼
亚瑟这才发现周围病人都对这里视若无睹,只有几个大妈小声议论着“这家伙怎么自言自语这么大声”。
“别人——”他拧拧眉毛,压低声音,跟天使几乎鼻子对鼻子,“都看不见你?”
天使笑着摊摊手:“那必须的啊?你以为看到天使啊妖精啊的体质很常见?”
亚瑟放下手机,正色说:“那正好。我正好有事要来找你。”
“嗯嗯,我期待着哪,什么事?”
亚瑟想想刚才经历的那些,道:“我失恋了。”
“很正常,有恋爱就有失恋。”天使漫不经心地答道,连眼睛都没看他。
亚瑟想了好一会儿,才认真开口说:“我……真挺喜欢小菊的。难道就这样结束了?”
“嗯,就这样过去了。因为你没把握好,或者是上天安排等等缘由,这个机会你已经用掉了。”天使摊摊手,道。
亚瑟不免有点绝望:“等等,天使!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啊!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所谓‘我真正最喜欢的人’是哪个,反正这个手机神通广大,难道就不能再把其中还没用的哪个机会换成小菊、或者干脆让我重来一次?”虽然说出这话有点难为情,但亚瑟还是努力把这些词说出口来。
天使听到这话只是淡然一笑,把剩下一口司康饼吞下,慢条斯理地开口:“人生,哪能重来?”
亚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天使变成半透明状,消失在医院的天花板间。
“没关系,接下来还有九个人呢,九个、你喜欢的不同类型,难道不动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