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黄周】开枪(五)(终章)

( 前面部分的超链接:     )

【补充:“开枪”是一整套全职黑礁paro同人的世界线,它有一整个完整的故事,是由我和 @404Error 一起创编的。本篇只是其中“黄周线”的故事分支。今后再有其他故事分支,也会各自都带上链接。点我看开枪之乔高双子篇。



【想了想还是加上吧。。。BE预警

“少天,已经到这个地步,算了吧……”

黄少天歪着头用脑袋和肩膀夹着手机接听,他被迫用这种难受的姿势,缓缓靠在电梯间墙壁上。听着电话那头喻文州的还算平静没有破绽的声音,他嘴唇发紫,努力让自己语气如常:“……是什么意思?怎么叫算了?”

“你有一身剑法,别人也爱才。”

“……”黄少天以左手握紧剑柄,鲜血从被开了个洞的肩膀上、如粘稠的丝带一般自胳臂缠下,顺着腕子湿润地流在手掌,另一条胳膊已然没知觉了。

喻文州的声音像是从某个深黑空洞的枯井里传上来:“你如果投降,也许就有条生路……”他说得很直白了,“事到如今,我已经没办法自保,你没有必要再跟着我——”

黄少天听了,强笑,柔声说:“喻文州你是看不起我吗。”在此被各个组织黑吃黑群起而攻之四面受敌之际,他不是没想到喻文州会打这种算盘的。

他抬眼看着电子屏上显示的楼梯层数,听见喻文州连说了两三个不是,把之前那句话的意思又重复一遍,即使在重压之下他也鲜少看到喻文州这般慌乱,喻文州说他对蓝雨的付出已经够了,劝他逃掉从此置身事外,接着又忙不迭地问他人在哪。

“闭嘴吧。”黄少天说,“你好好活着就是。”

然后黄少天将电话挂掉,把手机就这么往电梯间地板上一扔,屏幕摔成八瓣。

另一边是一阵非常压抑的沉默,可能是喻文州没想到有一天黄少天居然反倒叫他闭嘴了,再打过去,对方却不再接听。

电梯门缓缓从两边打开,楼梯间守卫在看到黄少天时露出诧异神色,继而那惊于他没死的表情也被颤抖的手持剑斩断。黄少天破坏电梯控制开关,警铃大作。他冲入走廊,孤身一人面对从各个房间涌出似乎源源不断全副武装的敌人。剑锋一闪,子弹打在银光闪闪的侧面,当的一声竟震得黄少天虎口生疼,他感到腹部附近甚至全身说不上来哪些地方跟着传来阵阵钝痛,躯干变得沉重乏力,知道是中弹或者受刀伤,他明白这免不了,也已经顾不上,只能尽力斩杀眼前敌人。这大概就是一个断了胳膊的剑圣的殊死搏斗吧,黄少天心里自嘲地想。

黄少天仰着头、金发蹭着一个厚重的木质写字台整个人往下滑,瘫坐在地。身旁尽数是敌人尸体,鲜血四溅猩红刺目。黄少天不敢细看自己身上受的伤,双腿是麻木的,只知道难以移动。被苦心收集好的足以扳倒蓝雨的机密资料在这房间里飞扬飘散,宛若撒了一地纸钱,个个舔舐着火舌,顷刻间大火以文件和资料柜、总控制电脑为中心在整个房间扩散开来,浓烟滚滚,火势无可控制地蔓延至整栋楼。

这样大概就不会……黄少天估算着,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帮派在这以后到底能走到哪步。他被呛得剧烈咳嗽,脑子有些不清楚了。他怕火放得不够大,自己最后被抓住然后被逼问机密,这些混黑道的有的是刑讯逼供的法子,穷尽残忍折磨之能事,到时候根本就由不得你不愿意说。不过他自己也有的是自我了断的办法,只可惜现在手使不上劲,做不到简单果断地杀死自己。他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想起那日周泽楷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楼顶,那时映入眼前的阳光灿烂、很暖和很真实,可如今他感觉周围阴暗又寒冷。黄少天就骤然想到了周泽楷。他闭上眼睛,幻想周泽楷会不会像过去一样来救他之类。

然后周泽楷就真的出现了。

周泽楷就站在他面前,触之可及一如旧时,只是白净的脸上被烟熏火燎出黑痕,此时捂着嘴想抑制住咳嗽或者挡住正在颤抖的嘴唇。

黄少天这时第一反应却是让对方快走:你可千万不要为我死了——但他干哑的嗓子已然说不出任何话。

周泽楷举起枪,正正指向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一下子释然。虽然他俩之间有过种种,可周泽楷到底还是轮回帮派的老板,身上缠着身份、信誉、生意,还有一帮子的人等他带着活命——就像自己有蓝雨。如此事态之下大势所趋,他肯定也没有办法吧。现实所迫,他不能为自己付出那么多的。

但是这时候,黄少天在周泽楷面无表情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悲怆。他便明白,周泽楷至今也不算背叛他。悲伤有很多种形式,有时是哀叹苦笑或者眼泪,而有时候只是一颗子弹。前者不属于他们,周泽楷此刻能给他的最后的就是这颗子弹。

周泽楷沉默着开枪了。

END

某次赛场后台。

黄少天:哇虽然初次见面但我总感觉在哪里认识过你哎!哈哈小哥你长得这么好看,说不定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我们是恋人?哈哈哈开玩笑的,不过咧,容我问一下,你是不是擅长用枪啊?

周泽楷:……嗯。

黄少天:放心,我才没有打听你队战术之嫌,不过到时候赛场上我才不会因为你长的好看而手软呢,你就等着吃我的剑吧,hhhhhhh

周泽楷:你也等着吃我的子弹吧。

黄少天:好呀hhhhhhhhhhhh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