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黄周】开枪(四)

( 前面部分的超链接:    )



已是后半夜,沙滩上人都撤完了只剩血污,好像这里日复一日的争斗、枪战、死亡都从未发生过似的。黄少天一脚踏过暗棕色凝结成块状的沙土,他冷茎下来觉得自己也彻底清醒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过来?”黄少天发问。但他没希望周泽楷回答,他只是把他想要说的现在都一股脑说出来罢了,顺便把他跟周泽楷的关系给撇清,“你别告诉我你在中立区消息比我灵通,听到了、想帮我、就直接过来了?”

周泽楷挺无辜地睁着眼睛向他点头。

“你别是真的天然呆吧?”黄少天嘴上说着,倒是注意到周泽楷脖子上的些许红痕,挺细心地双手帮对方把衬衫最上面的扣子也系好,“这样贸然就过来给我当狙击手,真不怕被别人发现?”

“你在关心我吗?”周泽楷冷不丁问,灯光下他的眼睛很亮。

“我觉得这你自己肯定全都清楚,我只是再强调一遍,再跟你重复着说一遍,”黄少天露出没法跟他交流的无奈表情,絮叨说,“我知道你中立的身份、做生意的口碑信誉特重要,直接关系到你的财路跟命——”

“高兴。”周泽楷说。他露出笑容,脸上似有红晕。意思是你能关心我我很高兴?

黄少天没管他打断自己话,继续崩豆子一样轰炸:

“——你今天干的这个事万一被别的势力发现了不是自砸招牌吗?后果很严重你知不知道?所以我为了你着想就觉得务必跟你讲清楚,这才是对你负责的行为,这是我能做出对你最好的举动了……咳咳,你也别觉得我残酷,什么的拔屌无情,咱们两个……”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只是逢场作戏,炮友,解决生理需求,不存在爱情之类的。所以今天这样的事,谢谢你,但是……以后还是别再发生了,以后别来这样子干预我。”

“……”

“……那次引来老王的人砸了你的酒馆,我向你道歉。……那次我实在是迫不得已。也不会再有下次了。”

周泽楷全程注视着黄少天的眼睛听完这番话。他说得好不客气呀,可是眼神却飘忽不定躲躲闪闪。“我自己会有办法。”周泽楷只云淡风轻地摆摆手,这么说。

“那你回去打算怎么办?”怕气氛尴尬,黄少天就随着周泽楷的话头往下问。

“我……”

“你?”

周泽楷坐在凝着血污的沙滩上,手托下巴,潮起潮落带着洗净的浪花拍打在他脚边。

“……在想,希望这里不是罗阿那普拉,”

“哈?”黄少天奇怪于周泽楷突然跟他表达出这么长一句话,“你什么意思啊?”

“如果,和少天……”

噢不不不别叫我少天。黄少天想,周泽楷就是这样勾人的吗?以这种看似毫不自知的状态勾人?

“在以后的某个地方,能过上不开枪杀人的普通生活……”

“说什么——”

“——能有真正的‘爱情’,该有多好。”

黄少天悚然一惊。看周泽楷说这些时,脸上带着平淡的甚至揶揄的笑,这话实在难辨真假。

可如斯晚风吹拂下的周泽楷,又分明像蒸馏水一样澄澈。

黄少天嘴快,一时嘴巴就快过思想,跑火车道:“不然咱俩真的谈恋爱吧。”

周泽楷像是存货用完,不说话了。他只笑着摇头,开玩笑地把手比作枪的形状,戳了一下黄少天的脑门。

雾霭散去,夜空中星斗灿然。


所以他们的关系继续拖泥带水藕断丝连,除了上床以外,不正常的合作也没有结束。

黄少天本来是想喘口气暂时不跟周泽楷联系的,可近几天罗阿那普拉岛上一个名为嘉世的黑帮彻底垮台了——说起来周泽楷手下的得力干将孙翔就是被从那里挖墙脚来的——从今天开始股份什么的全部被注销,生意和地盘也不复存在。因此又多出了一片新市场,各大帮派开始为此争斗。喻文州说兴许可以借此机会多占资源、力图翻盘。

黄少天就购置了一波武器,期间对着周泽楷调笑个不停。也带人拿着这般锃光瓦亮保养良好的军火器卷入混战。在被逼入死角时看着周泽楷携枪支弹药冲出来出现在他面前。他第一句话是老子还死不了。周泽楷没有吭声,只打退了眼前蓝雨的敌人。他靠在潮湿的巷子里墙根上喘着追问说我操你不是中立吗,干出来这一票你他妈以后怎么做生意。周泽楷答非所问说这次仅代表他个人。黄少天只得转移话题吐槽起嘉世和孙翔有的没的。还有,期间他黄少天曾和周泽楷背靠背战斗,他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头接触着他的后脑勺,略长的头发偎着他的后脖颈,重火器的后坐力使对方肩膀微微颤抖。他禁不住就在一直问,你这一切是为什么,快说啊你回答我,你他妈给我放个屁呀你。周泽楷只是沉默着开枪。好吧,他其实只是想要周泽楷亲口给他一个答案而已,而且他自认为清楚这答案是什么。被周泽楷熟门熟路引领从隐蔽楼梯跑上去,看着前面周泽楷的背影,黄少天就莫名觉得对方好看得像幻觉、仿似一碰就要碎,要知道轮回瞒不了别的势力多久,一切都会因此变得岌岌可危。接着周泽楷一枪轰开阁楼门锁,天光大明,刺眼的阳光从上方毫不吝啬地倾盆而下,周泽楷拉着黄少天的手把他带上楼顶,后者张嘴要说的话淹没在直升机引擎的巨大声响里。

黄少天就在这个时候爱上了周泽楷,无法自拔的那种。周泽楷是好看,触目惊心过眼难忘摧枯拉朽,不过只有跟他有了某种联系之后、这好看才被赋予意义不是吗。


“小周,”刚平息了事务回到酒吧的江波涛从台前匆匆走来,“有电话……找你的。”

“是谁?”周泽楷发觉对方眼睫低垂,似有阴霾。

他不太敢正视江波涛的眼睛。

“‘他们’。”江波涛说。

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们啊。周泽楷于是只有接起听筒。


TBC


【突然发现还有几天我就要开学了??赶紧更上

评论(2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