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超禁忌游戏】几个多CP短打。。。

【北极圈产粮真的好累啊

【ooc,纯属娱乐


勉强算个纪聂:


【纪海超真的拯救世界的设定



小行星“阿波菲斯”在将近全球60亿双眼睛的注视下,以无比缓慢的速度徐徐降落在沙漠中。霎那间,世界近乎寂静,人们还难以相信自己就这样脱离了注定的危险,一时还陷入震惊情绪无法自拔。

琮州市中心广场,人群黑压压地围成里三圈外三圈,隔着遥远的距离,注目着那个独自站在空荡荡的广场最中央的年轻人。他叫纪海超,才刚刚22岁,用已达50级的最强超能力拯救了全世界。

一切都结束了。

这一整年的时间里他所担心的事,旧神的降临超能力的觉醒一个个接连死去的同学和对末日的恐惧——一切都结束了。

他应该有巨大的解脱感的。可是不知为何这些东西还是沉甸甸地挤压在心。

纪海超的脑袋不由自主地上仰,他已用尽全部力气,身体失去支撑,上半身前倾,双膝重重跪在瓷砖地上,接着像断线的木偶一样整个人栽倒,听见自己的脸砸上地面的声音。

周边围观的人这才意识到冲上来扶起他,他隐约听见欢呼的声音震耳欲聋,他们高喊着他的名字,喊他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他发觉自己的身体被不可避免地抬起来抛向空中。视网膜接收到的太阳还是那么明亮,光线灿烂刺目,天空湛蓝,一如从前。

纪海超知道自己不是什么英雄。

他甚至刚刚接连杀死了六个自己的同班同学,那些人的尸体还冷冰冰地躺在一旁的隐蔽处,即使他们是以他能想到最温柔的方法被杀死的,纪海超也感觉自己双手沾满鲜血。除此之外他还杀死了同班的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是他所爱的人。

纪海超不认为自己与旧神做交易拿船票是错的,他和那些圣母们想法不同——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只想尽他唯一所能活下去,他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但杀人则是另一回事。在纪海超的手中,八个人永远地失去了生命,再也没办法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了。在这场战斗中,全班的同学——他们活着的时候能乱哄哄坐满整个教室,就是有那么多人——全都死了,变成冰冷的尸体,死相痛苦凄惨,被以各种方式抬走包好拼接起来努力地收尸,然后送进焚尸炉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活下来。

——好吧,但是他们就是会把纪海超当作英雄看待。因为杀掉其他超能力者是大势所趋,杀掉五十个人和拯救全球六十亿人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纪海超的眼睛被闪光灯刺了下,他挣扎着偏头,看到记者们拎着长枪短炮向这边争先恐后地冲过来。这下子纪海超变成轰动世界的大人物了,他站在中心广场发动超能力停下小行星的视频一定正在全世界所有屏幕上播放着。冲在最前面的记者已经在张嘴喊出问题了,他想让纪海超说几句话。

纪海超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紧闭双眼,好像因体力用尽而昏迷,但实际上意识却越来越清晰。

他能记起最开始旧神在他们面前下达命令时他的惊惶无措。哪怕写下了自认为最有用的能力,以他的性格,当时也认为自己绝对撑不了多久。

他想起自己工薪阶层的家庭:人过中年还为生计忙忙碌碌的父母,至今没活出什么成绩的普通的自己。——他真的不能就这么死了。

而后就是没完没了的逃亡,不断地换联系方式搬家换地址。好在他会敏锐地察觉到危险、迅速避开。

然后,他想起他所爱的聂思雨。他清楚聂思雨是什么人,当初做出去找聂思雨的决定也需要巨大勇气,现如今也没后悔过。聂思雨要害他,是她咎由自取。可他仍总是忍不住去设想,如果聂思雨那时同意跟他走,会是怎样的结局?他们会不会暂时幸福地度过一段最后时光、接着在某次敌袭中双双死掉?他也一时想不起自己最后一次看见活着的聂思雨时她在做什么动作、以怎样眼神看着他,没能细细端详,实是遗憾,不过聂思雨这整个人,的确是深深烙印在他脑海里抹不掉了。

接着就是持续大半年的独自逃亡,看似跑得逍遥,可个中痛苦和罪恶感没有一天不缠着他——怕是往后余生都将如此。纪海超清楚他不是什么最后赢家,这场游戏根本就没有赢家。

纪海超被赶来的医生围住,他们吵吵嚷嚷着要查看他身体状况,闪光灯还在稀里哗啦拍,已经有警察围住现场。纪海超不知道他以后要怎样,他不敢大大方方地在记者面前一遍一遍讲自己是怎么逃跑的,无法面对法律判决,根本不想让他已经灰暗掉的未来接受如此关注。他要逃走,找个没有人知道的什么地方度过余生。他必须逃掉。他找个借口挣脱开医生,一个人撑着地面努力站起身。那就是现在,逃跑,永远也不再回来——


fin


【井雷】井小冉的抗诱惑能力有多少


【井小冉X雷傲

【ABO,A井小冉,O雷傲【←这个人喜欢骚操作

【轮回后雷傲留有记忆的设定

【假车,暂时没车,以后也许有


“也挺晚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睡。”井小冉坐在雷傲床边,说完话还帮他掖掖被角,准备关掉暖黄色台灯离开。却被对方伸出被子的手直接揽住腰。

“你——”井小冉知道雷傲喝得烂醉,也没挣开。

“别啊,小冉……再坐会儿。”雷傲躺在床上磨蹭着,搂着对方腰的手扣得更紧,让人挣脱不出。

“不然今晚就在这儿住吧。”

“你喝醉了。”井小冉说,可她一时不好发作,今晚饭桌上是她主动帮雷傲挡酒——虽然雷傲还是醉成这样,人是她主动给送回家的,进了家门也是她这样那样照顾,现在真没法一脚踹掉,而且她也不是干出这事的性格,和声和气说吧。“你喝醉了,赶快睡吧。这么晚我也要回家,明天还有事情……”

“小冉!”

“……”

“小冉,你别走……别再离开我了。”

井小冉看着雷傲莫名觉得他很孩子气,脸红扑扑的嘴里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他眼角还有水痕?于是她就真的没有走。

井小冉知道雷傲喜欢她。雷傲这个人,喜怒哀乐和内心情绪全都表现在脸上。从她这边看来,莫名其妙雷傲就喜欢她了,之前上学的时候跟雷傲几乎没交集,学校走廊上面对面走过去都未必打招呼,大概从那次全班吃烧烤以后,雷傲便突然开始追求她。——但事实上雷傲是在异空间里喜欢上井小冉的,不过这个平行时空里的井小冉完全不知异空间为何物。井小冉还知道雷傲是个Omega。雷傲对这Omega身份毫无遮掩甚至引以为豪,本就是稀少的性别,他长得还帅,自然追求者不少,井小冉不懂他为什么会喜欢身材瘦小普普通通的自己。作为被追求的那方,她总觉得事情都该有原因,至少等待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就犹豫着。

“小冉,留下来吧。”雷傲把头也微微侧过去、靠在井小冉腰上,不同于平常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此时闭上眼睛断断续续地软言软语,“小冉你,很怕黑吧,外面又那么冷。”

——可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小冉,在又漆黑又冰冷的地方,一个人呆了那么那么久。这样想着雷傲的鼻子突然发酸就想哭,喝得多了就容易情绪作祟不受控制。这本是不能让眼前的小冉知道的啊,她应该在自己的保护下、永远都不面对世界黑暗恐怖的另一面……

井小冉有些惊讶,自己这点小毛病不明白他怎么打听到的。

可雷傲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继续往下说,脸上时而隐忍悲伤时而露出傻笑:“还知道小冉在冷或者害怕的时候、会双手交叠着抱紧身体。”

“雷傲……?”猜是猜不出来,是由细节推理判断的?也许他真是专门打听过……可是为什么……

雷傲没有回答,他把身体贴得离井小冉更近了些,连酒香和热度都一并传达过去。对方没有拒绝。

“记得小冉你是个特别精致的人,出门总是带防晒霜爽肤水,瓶瓶罐罐的,结果都是我帮你搬……小冉喜欢五彩斑斓的东西,像……清澈的小溪水底的石头……小冉还喜欢吃海鲜,每次吃都要在烤好的生蚝和扇贝上挤芥末,这么辣,我第一次尝一口根本吃不下啊……你很会喝酒,比我想象的还要能喝,比今天还要能喝,你在篝火旁喝啤酒的时候笑得很开心,那天的火光下,我……只觉得你真是漂亮。”雷傲慢吞吞一点点品味着般叙述,嘴角缓缓上翘,却又带着一种滞涩。

井小冉都愣了,就感觉他仿佛真和自己一起生活过一样。

“小冉你……其实是Alpha吧?”

“你——!”井小冉的双眼倏然瞪大。

“虽然为了和大家合得来,每天都用Beta信息素的香水……”

井小冉被说中,慌了:“你怎么连这都知道?!”这是井小冉隐藏最深的秘密——虽然身形瘦小但其实她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为了不显得那么有攻击性、和身边的朋友合得来、不被Alpha们歧视等诸多原因,她从十几岁就这样打扮自己。但在异空间共患难的那几天还是被大家都知道了——当然在那种末世,也没工夫关注这些。

井小冉按住雷傲双肩,直直地瞪着他,自己都没注意已经跟他鼻子对鼻子了。她刚想逼问,却看见雷傲从眼角流出泪水:“哈哈……因为已经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里和小冉过一辈子了啊。”

“一辈子?!说什么——”

毕竟井小冉的一辈子是那么短。但这句话雷傲硬是憋了下去没说。

眼泪从雷傲的脸颊滑下来,他泪中带笑:“真的真的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小冉啊,还能再和小冉坐在一辆车里,被小冉送回家……我真的喜欢井小冉啊。”

井小冉都迷了,对于对方说的一番醉话完全理不清了。她想说话,却被雷傲堵着嘴就这么亲上去。然后整个人一阵失重颠覆,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雷傲压倒在床。空气中弥漫出诱人甜美的Omega信息素味道,是啤酒的麦香味。

雷傲把下巴搁在井小冉肩上:“你能活着太好了。”

“把我怎么样都行……让我再拥有小冉一次吧。”


fin

【也许有后续车?


你们要的画手罗素X绝对姐控于蓓蓓【拉郎配:


1,旧神没有降临一切没有发生的设定:


今天乔琳娜有事情先走了,说是要跟对象吃饭去。罗素一个人在工作室里转着笔看店,他盯着空白的数位板,觉得没灵感,答应给客户画的还一时什么都画不出来,只等晚上八点半赶快到、关店下班。

这时工作室门被推开。快下班了还有客人啊。罗素想着,但还是收起了松松垮垮的模样,挺直腰板。

迎面走来的竟然是他的老同学于蓓蓓。自从那次夏天毕业,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想起在班里的那段温暖回忆,罗素不由得露出笑容,起身招待她。于蓓蓓没什么变化,还是上学时候的尖下巴、瘦瘦小小的身材,看起来总在担心着什么的样子。

两人稍微寒暄了几句。“你和乔琳娜一起开的工作室?”于蓓蓓好奇道,乔琳娜也是他们当时的同学,虽然她和乔琳娜那会儿交往不多。

“是啊,她喜欢写东西——爱好相似嘛。”罗素说,“可惜她今天有点事不在,拜托她写文的话你可以先跟我说,我记下来明天给她看。”

“你负责画画?”

“对啊。她是文手,我是画手。”

“那时候就知道你喜欢漫画类的东西……”于蓓蓓点点头,“没事,帮我画画就可以了。”

“想画什么?”谈到工作上,罗素就坐下,胳膊支在会客桌上,拿起笔和草纸。

“嗯……请帮我画我和姐姐的本子。”于蓓蓓说。

罗素禁不住挑起眉毛,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于蓓蓓对她姐姐的依赖已经到了一种不正常的程度,想不到这些年愈演愈烈了,他心想这姑娘的姐控属性……有点萌??

顾客就是上帝,他点头答应下来:“当然可以。想画什么样的故事呢……?”

……虽然心里是有点酸酸的吧。


2,原作设定:


“我选的能力是‘融合’。”

罗素还以为问于蓓蓓的超能力需要周旋一番,想不到她自己就直接毫不避讳地说出来了。但是这个有些诡异的词让罗素心里莫名地悚然一惊。……是什么样的能力?能做什么呢?

罗素默然等着她的下文。

于蓓蓓忧心忡忡的脸上露出像在微笑一样的表情,但这样的笑容没有温暖。她双手突然搭在罗素的肩膀上,后者蓦地发现自己T恤衫的布料和她掌心的皮肤被牢固地凝在一起,像被打翻的502胶黏住,画面诡异。于蓓蓓低着头,从罗素的角度来看她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瞳孔。

“因为选择这个能力,我就能和姐姐永远在一起了。”

“旧神说我可能会失去生命,但是……”她慢慢地说,“但如果能融合进姐姐的身体里,从此姐姐的命就是我的命,我从此永远就是姐姐的东西——”

看她此时的表情精彩,像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愿望,又带着痛苦无奈。实是复杂。罗素就不合时宜地想着,如果于蓓蓓只是一个二次元女孩就好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