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蒋魏蒋】腹黑男和冷傲女的不连贯黄色废料(一、二)

【《超禁忌游戏》同人(有人又约我吸这部了!!!

【蒋魏蒋互攻向,ABO,双A

【实际上没有真车(我肾虚)。

【就当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私设和ooc多。。。



【没抑制剂的俗套剧情


蒋立轩不是没有和魏薇做过的。

那次三巨头的天才女研究员将她所新创的生物武器对他们使用了。那是一种释放在空气中的药剂,有促使Alpha发情的功能,但很快就会散去失去作用。她显然投放得不多,但魏薇是中毒了。

旧神联盟是主战派,为了攻击性里面Alpha居多,但其并非是强大的完全Alpha战队,队里有Beta,甚至还有体质很弱的Omega。即使这样,仅仅制止一个发疯的Alpha也并非易事。

此时魏薇一脚踢开了明德的教室门,站在已然成为废墟的教室里。

蒋立轩向他的队友跑去,他只在想,不管这个Alpha变成了什么样子,他总要帮她,不能放着队友不管——不然不仅任务废了还损兵折将,报酬铁定拿不到,且他就是毫发无损,旧神也不知道会不会报复他,他虽自负,可也忌惮旧神。同组作战的Beta赵又玲早就不知道他妈的逃到哪了。蒋立轩由着她当逃兵。他很有担当地觉得自己能搞定,Alpha打起来的事就不用Beta出场。但他明显是错估了形式。

他知道魏薇就是个典型标准的女Alpha。她是那种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Alpha的那种Alpha。不仅如此,她还残忍地杀死了一个被她所喜欢、却四处招蜂引蝶的Omega。在那之后她的性别、包括她那种狠厉、斩草除根的做事风格便都在旧神联盟里明了。

蒋立轩一边在心里亲切问候着佟佳音的祖宗,谁他妈会想到做出这种药,一边眯起眼睛察看他的队友。魏薇,臭名昭著的魏薇,站在发生过战斗已然破破烂烂的教室里,踩着颓倒在地的桌椅板凳迎着他走过来。灯全坏了,夜晚的窗外下着大雨,雨水直往碎了的窗子里泼。魏薇垂着头,黑发湿着跟着下垂,露出一角月牙般白的尖下巴。

蒋立轩看到情况似简单,有点不屑,又皱皱眉,上去扶她的肩。

魏薇抬起头,眼神里已经混沌了,可眼尾还是上挑着睥睨着,嘴上的笑带着邪恶的形状,看上去此情此景就是她刻意为之一样。黑暗中一时打闪,屋内亮了一瞬,白光打亮她敞开的黑夹克、撕破的T恤,隐约看得清胸口处光洁的皮肤,很有几分诱人。像僵尸新娘一样,美丽而危险,不同的是,身上散发着灼人热度。

她细白纤细却富有力量的手握住蒋立轩的腕子,向前粗暴地反手一拉。后者没反应过来,一个踉跄,止住脚步没摔倒,被猛地扒下来呢子大衣,寒气吹得他一抖,然后面前那具带着信息素发烫的身体贴近了,尼古丁味——香烟的清香醇郁笼罩了他。

蒋立轩推开魏薇,继而想起说什么都无意义,对方已经失去理智——他只该把她带回旧神联盟,或者逃到随便一个什么地方,在这里做是找死啊。——倘若来的是一个Omega,那就完了,蒋立轩竟还庆幸地想。

他控制住自己不被信息素所侵扰。魏薇趁势贴近他的身体解开他衬衫衣扣,用淡红色的唇齿,啃咬他胸口细致的皮肤,狠狠地一口一个血印子,酥麻感和疼痛直冲天灵盖地上来。他挣扎,显然无效,且对方对他的身体毫无吝惜。两人毫无章法地厮打起来。

面对着一个被药剂所控制发狂的Alpha,蒋立轩的反抗竟然没什么作用。他本就带着有点自大的情绪,此时还有理智控制,他不想消香殒玉,虽然魏薇这款在旧神组的男生宿舍夜谈会里实在不吃香,可蒋立轩觉得她很好看。不如干脆说是对她有好感——这部分损友向北早就发现并毫不留情当着魏薇的面指出了。所以蒋立轩现在就干不过魏薇。各个意义上的干不过。蒋立轩在获得超能力之前也只是个读书执笔的学生,不曾会什么武打。而且他的超能力现在没有任何用处——他可不想让魏薇粉身碎骨。不、他应该感谢失去理智的她忘了使用超能力,不然自己不是被干死就是灰飞烟灭。他被砰一声掼在地上,后背撞上一个断了腿的桌子,使它咔嚓裂成两半。他咳出一口血,衣着凌乱,形容狼狈,感到前胸后背都非常疼。

魏薇就趁着他一时无法动弹,好整以暇地直接跨坐在他身上,表情完全癫狂却像在笑。她用手把蒋立轩的留海往后面拂,露出光洁的没血色的额头,歪头似在欣赏。蒋立轩没有愣太久,开始挣扎,无果。他又蓦地清醒,使出能用的最大力气挣开并把对方强抵在底下死死按住。他在黑暗中兀自睁大眼睛,大口喘息,冷汗直下。

他想起旧神要求过Alpha和Omega都随身带抑制剂,以防万一。此时看似瘦弱的女子爆发出可怕的力量,把底下吱呀呀作响的碎瓷砖地板砸出一个个坑。蒋立轩死咬着牙,在魏薇皮带上搜出紧紧绑住的一个小皮包。里面有抑制剂。

他用双膝抵住魏薇的胳膊、大腿,装上注射器,照着她脖颈上青白色的血管,把针头扎了进去。她挣扎地太厉害,针头只没进去一半,药液更未来得及打入,他就被迫手一抖,让针头抽了出去。蒋立轩一狠心全身体重压住魏薇,再扎。可光线差,两人晃动不止,怎么也戳不准,白扎了好几个针口,鲜血自血管而出,咝咝地小股喷出来,洒在他手上、她苍白的脖颈、锁骨以及若隐若现的胸脯上,色泽对比分明。蒋立轩突然害怕了。看着都疼。

他把玻璃针管扔开,换了口服的抑制剂,含在嘴里,捏着魏薇的下巴,吻了上去。

那无情的薄唇里有烟草的味道,可蒋立轩喜欢炙热的口腔柔软的舌尖尝起来的感觉。所以在完成了喂她药液的任务后,他还是着了魔地继续吻她。他吻得十分细致,不深不浅地。信息素的味道愈发浓郁,两个人气息交错,因而缠绵不止。

抑制剂起效还是很快,魏薇的动作逐渐缓慢、僵硬,最终停下。蒋立轩分开她的唇,看到她的眼神已经清明了,睁大、空洞着,有点分不清楚状况地没有反应,呆在原地。他瞬间莫名的感到尴尬羞耻,还有背德的莫名兴奋。

蒋立轩接着闻到生物催情剂的味道还在空气里肆虐着,意识到这抑制剂不一定能彻底完全让Alpha停止发情,且说不定只能暂时起效——他想都没想就把扔在地上的大衣披在了魏薇肩上,也不管她会怎么说了架着她就跑,费劲地跨过走廊地上破碎、混乱、不堪的杂物,下了碎成豆腐渣的楼梯,冲出明德。外面完全漆黑了,大雨倾盆地下,他们逃出去的一瞬就全身透湿。蒋立轩把魏薇推进车里然后掏车钥匙踩油门,道路泥泞车子迟钝,他在心里骂着同事向北,当初旧神给他们配车时就是这个人掩饰不住内心的闷骚买了这辆外形骚包却半点不实用的跑车——他忘了真实情况,这车完全符合他的审美绝对是他自己挑的——他终于把车子发动了,飞也似的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直到照着旧神联盟基地的方向开了很久,车子驶上暴雨天的大街,两人也停止喘息、冷静下来,蒋立轩才听见一旁副驾驶座上魏薇阴沉、冰凉的声音。

“谢谢。”她说。

“对不起。”

然后她道歉道。

气氛巨尴尬。路灯一辆辆错过去,蒋立轩看不清魏薇表情,只知道她正披着自己衣服,头发在往下滴水——身体因为生物药物的作用还在不时发抖。车里弥漫着信息素的香烟味道。他没回答。他其实希望魏薇没注意到他最后占她便宜吻她这事,那样什么都好说了啊。

蒋立轩想,一向恃才傲物、偏激苛刻的魏薇,从不可能对他表示感谢或是道歉,更不可能和他接吻或者做爱。但今天他一下子全都有了。

“别啊。”于是他偏头倚在靠椅上,不甘地、暧昧地一笑。



蒋立轩和魏薇一路胡搞回了旧神组大本营的套房。

暴雨天油门踩到底大马路上飙车,从停车场到电梯按着对方的头一路狂吻,亲到根本没法喘气。他妈的Alpha的催【高雅】情剂怕是也被他吸进去了不少,蒋立轩只记得自己在噼噼啪啪不停地按着电梯的上升按钮,然后被魏薇砰地按在电梯键上堵住嘴没命地开始亲,呼吸都是血的味道,接着就是对皮肤身体的摸索吮【和谐】吸啃咬。套房里同被旧神请去住的几个室友兼同事都有事不在,两人不知道是谁咣一脚踹开了蒋立轩的房间门,对其贵重材质毫不吝惜,衣服扔了一路,接着魏薇把蒋立轩按在床上。


蒋立轩感觉有人在扫他的床。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魏薇坐在旁边腿埋在被子底下,低着头顶着一头乱发,双手正在满床摸索。

“我衣服呢?”魏薇问。

“撕了。”蒋立轩很轻描淡写地说,继续闭眼睡。

魏薇侧过脸看了他几秒,骂了声操,从地上捡起来蒋立轩的衬衫披在自己身上,踩着鞋推开房间门。

客厅里天光大明,怕是有八九点了。魏薇对着水龙头洗了把脸,镜子里她的黑眼圈更重了,身材很瘦,领子带着蒸汽朋克齿轮装饰的衬衫没系扣披在她身上晃晃荡荡的,即使里面是裸【高雅】体也能完全挡住几乎没有凸起的胸部,底下更像件只能遮住一半臀部的裙子。魏薇敞开衬衫领子,她皮肤很白,脖颈锁骨胸口布满牙印子血吻痕。魏薇在心里骂蒋立轩他妈的怕不是条狗。

这时候一阵转钥匙声,向北推门进来了。向北隔着门都能闻见里面陌生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他也是个Alpha,对另外一个侵略性生物的靠近十分敏感。但向北看到眼前的一夜情现场,手里抱着的一罐子蟾蜍老鼠泥鳅都掉在地上,这些小动物在名贵丝绒地毯上乱爬。向北即使在黑暗的夜晚加班加点进行着死亡实验,也挡不住他是个单身狗的事实。

向北看了魏薇一眼,别开目光,手里晃着钥匙,直接进了蒋立轩房间,照着床上那裹着的被子就是一脚:“你他妈连车门都没给我关上!!”

“傻逼吧……”蒋立轩把被子盖过头顶,翻身闷闷地说。

向北心里很愤懑,想想自己的宝贝车就心里气,心说你是发情了吧竟然和Alpha都能搞在一起。但他看魏薇还抱着臂看笑话似的倚着门框往里看,当然没说。“你下来给我洗车。”他说。

“好好好,没问题……”蒋立轩虚得不想跟他说话,草草答应,心说当然不会在你的宝贝跑车里做你的宝贝可是敞篷昨天晚上打不开雨蓬差点淋死我——他才不想轻易下床然后被发现他昨天晚上被另一个Alpha压在床上干了一夜。


tbc

评论(1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