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许药许无差】

【许药许无差,不知道起啥名的一个小段子
【ooc

许愿推开门,直接看见药不然就正正站在他面前。
什么迂回曲折都没有,和他根本来不及去仔细幻想的期望一模一样,敲门这人的确是药不然。此时他可谓甚是思念朝思暮想以为再也见不到了的药不然,就这样出现在四悔斋门口,和他面对面站着,触之可及,一如旧时。
许愿没反应过来,眨眨眼睛,到底是没做出掐自己一把看疼不疼这类举动。他的视线很清晰,药不然像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一样身穿白T恤牛仔裤,松松垮垮地往那一站,脸上笑容灿烂,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比过去憔悴许多。许愿把目光锁在药不然身上,带着点不真实感地看他。
许愿本来还想着,药不然这家伙祸害遗千年万一侥幸还活着,他一定要跟对方好好谈谈把来龙去脉都仔仔细细理个清清楚楚,连具体一句句怎么问都想好了;还有在法律上药不然该怎么办,他这个行为不知道可不可以算作在当卧底,毕竟破百瑞莲和细柳营都有他功劳,而且一路上数次帮助、拯救自己,并提供了可贵的线索,动机也不坏,从结果上看,若是作为卧底行动报上五脉,定能给他减罪不少;至于他身上的人命官司问题,这确实和许愿的原则和底线有悖,那至少先、把细节问明白再说——还有还有,药不然以后打算怎么办,对未来可曾有计划?再然后他对自己的感情是否……
但是,真的和活生生的药不然面对面时,许愿的身体却先于思想,只是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许愿把下巴抵在药不然肩膀上。感受着药不然瘦削锁骨的触感,许愿心里一阵疼,然后他发觉自己两条胳膊把药不然身体箍得死紧,紧得仿佛肋骨都咔咔作响。药不然身上还是他熟悉的气息,仿佛还夹杂着隐约的血味和咸涩的海风。药不然几次想开口说第一句话,都被挤压一身的伤口痛得变成嘶嘶的喘气声。
“不然、你……你还活着……”
“废话,哥们儿不就站在你面前嘛。”药不然疼得咧嘴,反倒做出一副活蹦乱跳相,安慰许愿一般拍两下他后背。
“你还活着,你没有死,太好了……”许愿仿似没理他,趴在他耳朵边兀自喃喃道,像不受控制一样。许愿这人固然聪明有原则,可也不耽误感情充沛,对着药不然这个一直给他带来巨大矛盾的家伙他竟然难以抑制地热了眼眶——不好,难道要哭。
“好吧大许,这个态度看来事儿都听我哥说过了,也不枉哥们儿回来第一个就来看你,”药不然瞅准了对方这会儿不会怪他,开玩笑般揉着许愿头发,“想不想知道哥们儿怎么死里逃生?”
许愿捧起药不然的脸,端详着那依然帅气却苍白没什么血色的面孔,虚瞪对方一眼,嘴角下撇:“祸害遗千年。”
药不然一下子也不知怎么回答这话,可此时微红着眼眶一脸怜惜的许愿却是少见的,他遵从第一反应直接对着那双唇亲了上去,而且在许愿口中咬破出几个伤口。
疼痛倒是让许愿意识到这真不是在做梦,他本能地迎合。两人过去不是没接吻过,甚至做也做过几回,有真情流露有擦枪走火,药不然口腔的温度和触感都还是熟悉的。许愿不由地把手伸进药不然的白T恤里,自上而下抚摸他的脊背,和上面的绷带伤药大大小小新旧伤痕,顺着他的动作一寸不落地一点点触摸这具身体,仿佛要近一步确认他的存在。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儿知道。”许愿露出笑容。

Fin.

【发现已经不会写动人的纯爱了!!【本来我是打算开个车的,互攻车,但一时开不出来。。。【2018我要做个清水文手(←拉倒吧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