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黄周】开枪(三)



凌晨三点,天色如碳不透半点亮光,海面上弥漫着散不去的浓雾,海水有如漆黑浓稠的石油搅都搅不开,一艘中型商船泊在岸边,船底晃动,白沫随着涟漪荡出然后消失。

“啧啧,偷偷走私毒品,这可不是小事儿啊。”叶修一脚踩在甲板上,叼着烟说。他手里擒住那给蓝雨运来毒品的洋生意人,拿手枪抵住对方脖子,下巴一扬,冲岸上准备接货的蓝雨众人道。

“今天没给警察叔叔交够过路费噢!”叶修叹气,作惋惜状,手却正了正枪把,那个来自外国的生意人已经开始浑身筛糠般发抖了,嘴里说的什么大家也都听不懂——他怕是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要是给你抓进去,少说也得二八十年……”

黄少天身后的众人早已荷枪实弹对准了船上。黄少天知道过路费早就交干净了,今天这家伙就是来故意截他们货的!黄少天强笑:“呵,老叶,这二半夜你也不嫌瞌睡,来挑我的刺儿了?”

“不瞌睡不瞌睡,谢谢关心~”叶修答。苏沐橙和陈果两大美女分别拎着炮守在船头和船尾,她们的长发随海风很美地飘摇,船上清一色是穿警服的兴欣黑警看着毒品。看来这些人在船刚入港口时就把它截下来了。

以前不会这样的啊。黄少天想。看来又是一起肮脏的黑吃黑运动。

黄少天看见那毒贩吓得面无人色马上就要大小便失禁,心里知道那人可是他们的长期大合作商之一,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可不得了——而现在那人被叶修控制得牢牢的。先服个软,退一步让人安全了再说:“行吧,老叶,你也别跟我嘴炮你也嘴炮不过我,你开个价吧。”心说你前脚把他放了我后脚就他妈跳上去用冰雨劈你。等下还要在这地方接周泽楷送的军火武器,黄少天忙得没功夫跟叶修周旋。

叶修的笑在昏暗的码头灯下令人看不清楚,就见着一星橙红色的烟头不断闪动。然后他照着挟持的那商人脖子就是一枪,砰地闷响,接着抬手把尸体扔进海里像扔一个面布袋。

战斗因此一触即发,这边海岸上蓝雨众的机枪哒哒哒地爆响,上面众人低身寻找掩体、不时持枪反击。苏沐橙和陈果扛起反坦克火箭筒,用榴弹在岸上炸出好几个大坑,却没能阻止黄少天几乎三两步就跳上了商船,照着叶修的脑袋就一剑砍上去,却被对方从背后抽出千机伞横挡住。

“看剑!你他妈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我就不明白了这他妈的对你有什么好处吗你说啊说啊说啊!你们打算抢我们蓝雨的贩毒生意了还是怎么样?还是说是谁他妈的指使你这么干的你背后还有谁,好啊你要是不说爷爷我今天就给你打说了!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黄少天越怒,说话就越多越快,他闪身松了剑,又从另一方向直刺而出,却恰恰被叶修躲过,如此好几回合。

甲板灯苍白,叶修得意地叼着烟冲着黄少天近在咫尺地笑,后退几步,把伞尖对准他就要开炮。正在剑拔弩张之时,叶修嘴里叼的烟被一子弹崩掉在地上。

叶修的瞳孔微妙地放大,脑子里嗡的一声。

有狙击!!!

叶修不敢细看——夜中远海的灯塔顶端灼然亮着灯火,可这之间少说有五百米,且雾霭弥漫,昏暗无光——叶修下一秒就转过身撑开千机伞挡住自己,说时迟那时快又一发子弹,只可惜弹在他千机伞的伞骨上,铛的一响。黄少天抓住机会,从后面重重砍下,叶修没办法,只有抄着撑开的伞面回身硬扛住这一剑。接着,他的左肩膀被从后面一枪打穿,鲜血哗啦泼溅在千机伞的内伞面上。

黄少天也惊住了,瞪大眼睛,他几乎能透过那个猛然钻开的血洞,看见后面天空、浓雾、百米开外瞄准镜反射出的寒光……

“撤!”叶修当即喊,堪堪应付过去黄少天跟着的几剑,在手下们的掩护下迅速跳船走人。

黄少天因还与人有约,没能穷追不舍,再说在两挺反坦克火箭炮的威力下,神仙也难追上,只有任他们撤退了。

叶修的脑子里说实话是一团乱的。——蓝雨的郑轩枪法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这么远的距离这么扯蛋的天气也枪枪命中?当初就是因为不觉得他枪法好到这种可以说令人叫绝的程度,才排除了蓝雨把狙击手安排在灯塔上的可能,才放心大胆地截蓝雨的船,谁知道……?

——这他妈一定是个非常非常牛B的枪手!叶修坐在亮着灯开着警报器飞驰的警车里,捂住伤口回望灯塔,下结论。他瞬间把他知道的所有远程枪系想了一遍。第一反应是周泽楷,不对、周泽楷是中立派,他没理由干这事。那就是霸图的张佳乐!和蓝雨微草一样,霸图兴欣也是对头。霸图老大韩文清和他叶修是宿敌,韩文清永远跟他叶修对着干,韩文清最爱找他叶修的碴。喻文州出这一手,暗暗请个霸图的张佳乐来打他冷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叶修点上烟,霸图的张佳乐,好吧,看我不打死你……

黄少天挨车站着,盯着漆黑的窗玻璃上倒映出的自己。色调被调成暗色,这个人长的娃娃脸,看起来还极年轻,从脸上看不出心思很重。他双手撑着车身,低下头,皱眉闭眼。

他知道灯塔上狙击的那个人不是郑轩,他清楚郑轩被派去干别的任务了。——但也肯定不是别人。

黄少天心情复杂,他很激动,却又不知道该哭该笑。

这批货算是保住了,可长期合作商却被毙掉,对未来势必影响巨大……黄少天很清楚喻文州预料到了货可能会被截,但他们的武力现在被迫安排在比这更要紧的事上,在接货这一方面只有铤而走险。不然以喻文州的性格,不管距离多么远天气多么扯蛋,为保险也会把郑轩安排在灯塔上狙击,就算崩不死他们也吓死他们。事实上,几个月前就形成了蓝雨被各大帮派群起而攻之的局面,蓝雨正在步步走着下坡路。黄少天为自己难过,先是在公海上和王杰希争地盘输了,接着就被他们微草的追着打,现在又被截货。他就是喻文州的双手,他要为蓝雨尽力,因而他打死也不相信所谓大势所趋。不过他从不表达这种情绪,看上去照旧没心没肺的。

但黄少天一想到叶修那吃瘪的表情,又尤其开心,他还没把叶修打得这么惨地败走过呢……好吧不全是他打的。他的嘴角上翘起来,情绪莫名又高涨,对什么都有了信心似的。他其实不明白为什么周泽楷偷偷地来帮他,对方难道不怕被别的势力发现?好吧刚才后半个问题就是废问题,如果周泽楷被发现,就相当于他的中立派身份被打破,轮回的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但有一点,轮回并非绝对中立,如果整个局势都向某方向倾斜……黄少天不敢再想下去。

即使在如此苦逼的境况下,黄少天一想到周泽楷,脸上还是会忍不住露出笑容。这让黄少天很害怕。他可千万不要对周泽楷动了什么不得了的感情,那要比简单地高兴就干一炮要复杂困难痛苦——

没几分钟,轮回的武器运载车队就跟着来了,停在港口,黄少天示意众人卸货送回去,自己跟站在车队前面押货的孙翔闲聊。

“哎哎话说你们小江呢,之前不都他来送货吗,今天怎么没来呀?”黄少天随口问。

“跟人打起来了。”孙翔说。

“什么打,打谁?”黄少天奇怪。

“你怎么管那么多。”孙翔看着挺不耐烦,又摆摆手,“其实事儿不大,就是把别的卖军火的揪出来镇压一下,要不然我们老板还会这么无忧无虑地跟你乱搞?”

黄少天笑出声,然后问:“那你们周老板呢?”

“明知故问!”孙翔道,朝天上扬了扬手,“估计还没来得及下来,你现在去赶得上找他,赶紧滚吧。”

周泽楷收了狙击器具放进枪箱内,挂在肩上,双手拿着他的巴雷特M82A1狙击枪,下了灯塔的旋转楼梯。狙击枪枪身纤长,即使他身材高挑也不得不把其略微抬起、才能让枪口不在陡峭楼梯和锈铁栏杆上磕碰。他小心地低着头一阶阶地下,中长的头发垂下来,月光透过极高的窗户呈碎片状洒出,只照亮他一角月牙般白的尖下巴。

黄少天冲入塔楼,兴高采烈笑容洋溢,抬脚跑上最后几级台阶把周泽楷打横抱下了楼梯,顺便在对方脸上吧唧亲一口。周泽楷抱着枪,顺势把头挨在对方肩上。

“哈哈哈哈哈真的谢谢你了!还连开三枪,真有你的!!”黄少天像个得了奖的孩子急不可耐地对周泽楷讲,“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今天老叶吃瘪的模样有多搞笑哈哈哈哈哈!前一秒还很牛B的样子叼着烟,然后马上烟掉了他眼睛都直了他一定打破脑壳都想不到会有人狙击他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周泽楷几乎是把嘴唇贴在黄少天耳边说,“我看见了的。”

黄少天略微抬头面对着周泽楷。周泽楷笑容灿烂。

“周泽楷你他妈真不是个好人。”黄少天笑着说,把周泽楷整个人往上抱了抱,腾出一只手撩开他耳边碎发注视着他,又忍不住脸上要笑好像心都被填满了,“真的,我也想不到你会来……为什么……”

周泽楷从后面搂住黄少天的脖子和他接吻。

黄少天于是干脆把手伸进周泽楷的大衣外套里一阵乱摸,接着开始单手解对方衬衫扣子:“好吧,这是你主动要求的那我就不客气啦……”接吻都不妨碍他咬着对方唇角说话。

周泽楷努力发出声音,推拒他:“脏……”

“地上……”

他是指刚才他趴在地上狙击所以身上脏,还是现在在地上办事很脏呢?周泽楷此时紧闭着双眼,细密长的睫毛垂下来,还满脸通红,再不说更多话,黄少天是真的理解不了了。“我不在乎,你站着来就可以了实在不行我抱着你,”他马上说,连珠炮一样,“我想要你,周泽楷我想要你,就现在,特别想要你,不来我就难受不做我就受不了,我必须——”

黄少天亲吻周泽楷,紧张兴奋到浑身发抖,他知道自己连肩膀都在不停地颤动。

他用嘴唇用手指接触对方身体的每一寸,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额头脖颈锁骨胸口腰腹大腿,一切。而对方以一种隐忍的暧昧的态度将其全盘接受,脸上却能看出愉悦的样子,用好看得恍若梦幻的笑容回答他。

黄少天近乎疯狂地索求着周泽楷,进入他,占有他——好像这样能确认他的确真实存在,确认他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也真的有、并且好端端地在那。

“我想要你,我只想要你。”黄少天不断地重复着,“我想占有你,周泽楷。……不只是身体,还有……你的这里……”他喘息着,整个人虚脱一样,把脸颊贴在周泽楷心脏的位置,却流下清澈、真挚的眼泪。

TBC

叶修:mmp。(好啦有两大美女护驾你还想什么哪)(我觉得“叶修用伞战斗”的设定好带感)

张佳乐:阿嚏……!天凉要注意加衣啊。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