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all王】“我靠!”

【无节操恶搞向!【用周星驰电影里一群人藏床底下的梗

【all王,夹带一点周翔周无差

【非常ooc!!!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某次全明星赛,当天晚上宾馆里,喻文州悄没声地就来到了他情人王杰希的房间门口,表示想爬到他床上。

王杰希没同意,在门口就推开了喻文州:“今天别,我和英杰约好了,晚上他来这找我说说战队的事……”

因他语气听起来没那么硬气,喻文州直觉有商量的余地,干干脆脆没管,箭在弦上了不得不发。于是在门口和王杰希推推搡搡打情骂俏不成体统。

这个时候王杰希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他在玩笑般推搡挣扎的过程中,不小心把房卡掉地上了。

这方面暂且不表,总之王杰希态度不够坚决半推半就,没能阻止喻文州,被人文绉绉微笑着直接推进屋压倒了继续摸,衣服掉了个七七八八。

另一边,黄少天终于等到和自己住同一房间的喻文州队长出门了,虽然不知道他要上哪去,不过连手机充电器都拿走了,一定是长时间出门。

黄少天一边佩服着自己跟队长学来大概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观察力,一边想着,终于找到机会和自己情人王杰希幽会了。能和王杰希做情人,这机会实在珍贵。所以他也出了门直奔王杰希的房间。

房里,喻文州还没开始干正事,正在慢悠悠地压在王杰希身上解皮带,突然听到门外一串串敲门声。

黄少天一边轻快地敲门一边大声问:“老王我来了我来了!咱们都约好几天了终于找到机会我知道你也等不及了吧!”

喻文州当即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我靠!”接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原来少天也和王队有一腿……怪不得那小子今天对自己躲躲闪闪,就盼着自己出去。

接着他赶紧停下动作拍拍王杰希,低声:“我不能让他发现啊!”

王杰希转了转眼珠,没办法:“你只能先躲床底下……”

门外黄少天生怕全走廊听不见似的,提高了语速和敲门速度。王杰希草草围上浴衣上前开门。另一边喻文州没办法,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翻到了床下。

黄少天进屋,一看,王杰希已经脱了一半了:“哇,老王你果然已经在等着我了,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黄少天于是把对方扑在床上,照着脖子胡乱亲一通,种下好几个明显的草莓。

王杰希刚想提醒他门还没锁,嘴就被吻上,只能发出唔唔啊啊的模糊声音

喻文州躺在床底下冷茎了几分钟,接着开始急,心说你这个混小子,也让王队说句话啊,照道理说高英杰马上就要来了!

偏偏黄少天嘴里还任性地继续:“锁什么门啊关上不就好了又没有人专门会进来,你不要试图反抗啦我会温柔点的——”

“唔唔唔嗯嗯……

几乎是同时,门外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还有高英杰的声音:“队长你好,在里面吗?我如约过来了……”

黄少天几乎石化,停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半天才崩出一句:“我靠。”

接着高英杰就很主动地继续了:“队长门没锁,那我进来了?”

王杰希局促地左看右看,门打开的声音传来,黄少天瞬间一骗腿翻到了床底下。

黄少天和喻文州躺了个脸对脸:“我靠队长!!!”

喻文州一把捂住黄少天嘴。

高英杰进门后彬彬有礼地关上了门,没锁。

他这一趟除了想随队长的意思谈战队的事,另外还想跟队长说说自己好友乔一帆。说说乔一帆的好话,再拉这俩人叙叙旧,关系也不至于僵掉,乔一帆的心理压力也会减轻……所以他已经提前跟乔一帆说了,约乔一帆十分钟以后在门口待命,适时进屋。

谁知道自家队长王杰希竟以这副面貌正对着他。衣服基本上被脱完了,就剩勉强裹着的浴衣,脖子上还有一排小草莓……然后还用一双带着水雾的大小眼煽情地看着他:“咳咳,呃,英杰,这次找你是想说说战队的事儿……”

高英杰非常尴尬,还必须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尴尬。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正经八百地说下去,眼神移开不看王杰希胸口那一对挺立的……呃,咳咳。

床底下,黄少天压低声音:“队长你为啥会来这……好好队长你别看我我们回去再说,这儿实在不是个适合摊牌的地方。”

喻文州:“他们在说战队的事,让我仔细听听。”

黄少天:“队长你果然……好他妈黑心啊。”

上边高英杰心不在焉地跟着王杰希净说了些有的没的,该说的都没说到点子上。王杰希身上的温度让他心烦意乱。可不能做出犯罪的事啊。

他刚想找借口快点告辞,结果乔一帆直接推门进来了。

——十分钟原来有这么快吗?!

高英杰瞬间就想,如果这时候让一帆看到自己和这样的队长坐得这么近,还说帮他,绝对绝对说不清。他身体比脑子快,一翻身赶紧躲进床下。

高英杰:“我靠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哇你也进来了,恭喜恭喜咱们以后就是同志了……”

喻文州:“还是赶紧闭嘴吧。”

乔一帆进门,虽然提前知道了高英杰的意思,但这个画面还是让他一头雾水。

英杰人呢?

怎么房里只有前队长?

前队长为什么……这个样子……眼睛还在看着我?直勾勾火辣辣地?——就算王杰希的眼神没有直勾勾火辣辣,此时情境也只能让人这般误解。

英杰为什么让我来,半夜,和这样的前队长,两个人,在床上…

英杰难道是这个意思,难道有什么大事,只能潜规则解决?

我和他已经是连性生活都能让他帮我安排的好朋友了吗……

乔一帆一紧张,就忘了锁门。

他很忐忑地坐在床沿,接着身体凑了凑,尽量贴近了王杰希。

“呃,队长……”他笑了笑,然后机械地、轻柔地、小心翼翼地开始脱掉王杰希剩下的一点点浴袍。心想,想不到自己前队长的身体其实这么有料啊……太罪恶了太罪恶了,真的要就这么干下去吗……

而王杰希根本愣了,光想着此时床下是什么光景,床下为何迟迟没有发生爆炸,一时忘了反抗。他刚开始伸手推拒乔一帆,门外传来缓慢又笃定的脚步声。

又有人来了!

乔一帆触电般地松开了王杰希,在床上撑着床垫挪开八丈远。听见那人就是朝这个房间走的,已经推门了,条件反射地赶紧掉下床滚进了床底下。

乔一帆:“我靠……”

乔一帆:“英杰?……这、这是怎么了……”

“一帆,我也了解得不全面……”

“嘘,小声点,你们听这个人。”一旁的喻文州说,“听他的脚步声,跟走进自己房间一样,还顺手锁了门……难道他,就是王队一直瞒而不报的正房?

“传说中老王的正房?这人是谁是谁?”黄少天说着。四人的惊讶都被好奇掩盖,屏住呼吸。

……

十分钟过去了。房间里几乎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人好像直接回来躺在床上就睡觉了。

“回来什么也不干直接睡,果然这就是正房的架势啊……他怎么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黄少天和喻文州四目相对:“周泽楷?!?!?!”

一旁的乔一帆和高英杰也震惊了:“原来队长的正房是周队吗?周队不是跟他们轮回的孙翔前辈已经……”然后俩人悉悉索索地讨论:“天哪,今天的事不能让孙翔前辈知道……”

“我就非要让孙翔知道、扰乱他们轮回的士气,哈哈哈哈哈等着吧他们,说不定因为这下个赛季我们蓝雨就拿冠军了哈哈哈哈哈哈……”

实际上,周泽楷和孙翔的房间就和王杰希房间错了一个走廊,在相似的位置。周泽楷和孙翔两人定了一个床。

此时周泽楷在宾馆错综复杂的走廊里走迷了,他又不方便张嘴问路,才走错了房间。

一脸愣的王杰希知道再这样撩人地坐在原地事只会更大,索性窝在被窝里装睡着。

周泽楷完全以为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躺在床上,以为旁边人是孙翔睡着了,搂着人就闭眼睡觉。

但周泽楷睡着睡着感觉身边人手感不对,孙翔明明很丰满结实。他睁眼一看。这一看不得了,看见衣衫不整满脸旖旎风情的王杰希被他搂在怀里。

周泽楷吓了一跳,满脸通红眼睛瞪大,赶紧收手,险些跌下床来。

太可怕了,这是什么状况……

说时迟那时快,孙翔这就在门口喊他了。

“周泽楷?周泽楷?”孙翔在走廊上一边逐渐接近这个屋子,一边嘴里喊着自家恋人。

他知道周泽楷不爱说话、腼腆害羞,问路做不到,这会还没回来肯定是走错路了。这人跑出来还一时没带手机,电话打不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的确很担心。于是到这一层找管理人员调了监控,才看见对方原来错进了这个屋。

孙翔一看,门锁了。可他又看见地上掉的房卡。突然,孙翔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心里不禁起了点不祥的预感。他照着正常思维,捡起房卡往门上一插,门锁咔哒一声开了。

周泽楷打破头也想不到孙翔为什么会有这屋的房卡!

其实这个问题现在也困扰着一屋子人!

“这下子完了,孙翔前辈过来了,这下子事儿就真的大了……”

周泽楷知道自己这回一旦被发现“和这样子的王杰希同床共枕”就完了,孙翔会……他简直不知道孙翔会怎么样。他可怜巴巴求救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也破罐子破摔:“你躲床底下,我继续装睡……”

周泽楷翻身进了床底下:“……我靠。”

“原来周队也会爆粗口啊。”一圈人兴致勃勃。

“帮……”周泽楷本来想说帮我解释一下真的不是孙翔想象的那样,可转念一想从这些人的角度看也是自己进了王杰希的屋爬了王杰希的床……最后还是只来了一句:“挤一下吧。”

“往后面挤挤给周队让个位,后面位置大的哈。”黄少天公交车司机一般幸灾乐祸道。

孙翔进屋了。

孙翔看着床上被子里蜷着背对自己睡着的人,以为周泽楷已经睡了,便坐在床边一边隔着被子揉着人的腰一边说:“你说你也真是心大,走错房间还能睡得这么安稳……”

“当然、我才没有担心你……你知道我怎么才找到你的吗!叫也不应、电话也不接……睡到一半突然身边没人了把我吓得啊……”

周泽楷在孙翔的正下方听得心里挺暖,这个死傲娇平常从不跟他说这种暖心话。但是马上他身体又冰冷了。

“好了快醒醒,我们走吧。”孙翔说着掀开被子。

被子底下是一丝不挂脖子胸口全是新鲜吻痕睡着的王杰希。

孙翔脑子嗡的一声,第一时间先觉得,自己不小心错进王杰希房间了!刚想大叫抱歉,又一想存在即合理,王杰希刚刚跟谁来了一发?监控上为什么显示周泽楷进了这个屋……孙翔头都炸了。

这时,门外突兀地传来叶修的声音,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敲门声,隔着门都能闻到烟味:“王大眼来玩牌呀?哟,门还没关,那哥就直接进来了啊。”

孙翔深吸了一口气。——如若此时不躲,明天全联盟就都知道他跟王杰希搞上了!孙翔二话不说躲进了床底……好挤?

孙翔:“我靠!周泽楷!!!”

孙翔的眼睛直接过滤了别人,一轱辘压着周泽楷就滚成一团:“周泽楷!你他妈背叛我……”

喻文州皱眉:“我手够不着他,叫他先闭嘴。”

高英杰和乔一帆离得近,努力在狭小的空间里把孙翔和周泽楷拉开。

“前辈,前辈你先冷静……”

孙翔大喘着气:“我冷静不了!周泽楷,你……”然后被高英杰捂住嘴。

“前辈,对不起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没背叛你……”

“周泽楷!……我他妈这么爱你……”

“前辈,周队他没干什么他真没有……他就是那个……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周队他肯定也是爱你的……”

周泽楷在一边点头如捣蒜。

上面,叶修一屁股坐上王杰希的床,跟王杰希并排挨着:“啧,隔壁这个点还放电视啊,周泽楷周泽楷的……长得帅粉丝多就是好啊。”

王杰希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也不打个招呼,这是要来……?”

“嗯……”叶修叼着烟,玩儿着手里一摞扑克,“那个啥,哥还叫了老韩,哥儿仨一会儿来盘斗地主?”

但是叶修看到此时的王杰希,光裸的身体半掩在被子里,眉目含春……他不禁睁大眼睛,咽了咽口水:“老王,你这是想干啥?”

叶修熄了烟,也放下牌,挪得离王杰希近了,两个人几乎是零距离贴着身子。“老王,哥知道你平常对哥比较那个,但你这样勾引哥……”

“哥就不客气了哈。”

王杰希本能地推拒叶修,可又说不出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你放开我这类话,都这样了,不是这个意思?

“老王你别担心,至于老韩,咱先叫他玩儿蛋去。”

 接着,床明显陷下去了一部分。上面两人再没说别的话。床下六人知道王杰希已经失守了。

接着这床开始有规律地晃,床下六人被晃得迷三倒四,再加上王杰希时不时的发出呻吟,有够诱人,众人别提有多难受了。

韩文清像拯救他们的英雄一样站在门外大声敲起了门。

咚咚咚,“王杰希!”

叶修故意不理韩文清,依旧压着王杰希架着他的腿勤奋耕耘,心说一不做二不休就让老韩玩儿蛋去。

“王杰希,你在里面吗!”韩文清又喊,一脸正直。

王杰希的手机先响了,然后叶修的手机也响了。两人下了决心不理。

接着喻文州的手机也在底下响了,喻文州手慢,一时按不住。

“老王把你闹钟关了。 ”叶修喘着气说。

“让它自己响完……就没事……”王杰希断断续续道。

韩文清在门外,又用力敲门,继续喊着王杰希的名字。没人应声。

韩文清皱起眉。他不禁想到,不知道这一片的治安状况怎么样,这人喊了也不答应,打电话一个个都不接,难道说是出了什么不测……

韩文清遂大叫道:“王杰希!你在就应一声!!!”

此时韩文清突然听到,门内王杰希隐约的呻吟声……

天啊,他真的遇到什么事了!

床底下,喻文州关了手机,才慢慢说道:“这是正房的架势啊。”

众人:“此话怎讲?”

“他锲而不舍地敲门喊人,大吼大叫,看上去怒气冲冲,还给当事人的朋友一个个打电话……”喻文州分析,“——正房回来了。”

门外韩文清还在不断敲门:“开门!你们在里面干什么!给我出来!”

“老韩马上就要砸门了,是正房,没跑了。”黄少天也跟着附和他队长,“是啊换你的对象再找两个情人,你会不砸门么……”

“周泽楷我要砸你家的门……”

“真的想不到,队长的正房原来是韩队、他原来和韩队早就已经谈对象了……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高英杰对乔一帆小声说,“我们该怎么办?”

“英杰,咱们还是对韩队坦白从宽吧,说实话,咱们两人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乔一帆说,拉起高英杰就要从床底出来。

孙翔眉毛一竖,干脆:“……先跟着他们出去,想办法走。……等回了家老子才要找你的事,周泽楷!”揪着周泽楷的衣服两人也出来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想着人多力量大,也趁乱一并站了出来。

结果,叶修正办着事,就看见床底下莫名钻出了六个人开门把韩文清放了进来。

叶修直接萎了:“……我靠,你们今儿是想难为我叶修啊。”

韩文清走进门:“我靠,这么多人斗地主啊。”


强行END

评论(129)

热度(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