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重发】港黑八卦两篇(其二)

【终于高考完复出了

【把这期间写的文都从微博、贴吧、qq群搬来。。。刷屏抱歉【。】


港黑八卦两篇(其二)170126


【芥敦芥。隐太中太。

【ooc


打败了组合,为奖励社员,港口黑手党放了一天工休,黑手党的年轻人们又一次在地盘的酒吧里聚集在一起。

芥川龙之介单独坐在吧台旁、喧闹庆祝的人群之间。

“哇,今天芥川也来了?”梶井基次郎端着杯柠檬鸡尾酒凑过来问。

“是啊,我记得你平常不怎么来喝酒啊,你不是不擅长喝吗?”立原道造也跟着说。他已经喝得半醉,晃着酒瓶子十分开心,所以破天荒地主动向这个平时不易近人的顶头上司问话。

芥川听了竟没生气。持一杯淡酒轻轻啜着。

中原中也重重地拍了芥川肩膀一下:“他今天心情好呗。”

“——噢对,你这次可是阻止白鲸坠落的大功臣!”立原一拍脑门,“我等会得敬你一杯,老大。”

“我也听说了,白鲸那一战非常精彩。”中也赞赏地道,拉过来椅子坐在芥川身边,“你们和武装侦探社、不、你和武装侦探社的中岛敦合作——”

立原马上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们以前不是死敌吗,不觉得别扭?”

“当时大敌临头,只想着击败面前的敌人。”芥川毫无所谓似的淡漠地答。

中也微微摇晃着头观察芥川的眼神,突然撇起嘴角一笑:“对了,我听说,白鲸快要坠落的时候、是你拉着中岛敦逃跑的?”

“真的假的?”周围几人的眼睛全亮起来了,连角落里抽着烟的广津柳浪都往这边瞥了一眼。

“嗯,”中也说,“中岛敦一直挣扎寻死不想走,多亏了你紧紧地抓住他不放手~”

“中原前辈,是谁告诉你的啊?”立原好奇。

“那条青鲭偶尔也会讲点有意思的八卦,所以我才没打死他。”中也笑着答。

“也许你应该去情报科。”芥川不咸不淡地揶揄了一句。

反正是闲来无事,梶井也开口:“你为什么拉他?让敌人和白鲸一起葬送了不是更好。”觉得自己言重了又补上一句,“放心我们只是问问,不会上报给森先生说你政治不正确。”

芥川这才抬眼环视一圈他的同事们,冷冷地说:“因为我欣赏他的力量。”

“——我恨他,但他的力量能打败我。我希望有一天,能和他单独、正面地决斗,一较高下。”芥川本人丝毫不为所动,继续道,“所以,现在他还不能死。”

然而这番说辞并不能打动他的同事们。几人喝了点酒,互相打量打量,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是吧?”

“这都是场面话吧?”

“这个理由超~中二的。”

“呐芥川,快说真正原因是什么。”

芥川已经有些不爽了,他提高了音量,依旧一本正经:“岂有此理!这怎么会是场面话!?”

“这真的是场面话吧……”他的同事们并不理解,碎碎念道。

“你看,如果我恨一个人,咳咳——”中也掰着指头数,“我就会狠狠地揍他、呵呵,骂他,把他的车炸得粉粉碎,”他专门看了一眼,没人敢反驳他,“我只要见了面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哪有留他命的道理?”

“不是留他的命,中也,是自己重伤遇险都快要完了、还拼死拼活地救他。”梶井补充。

“——对,你拼死拼活地救他。”中也竖起一根手指,总结道,“为什么啊,芥川?”

芥川剜了中也一眼刀,一声不吭。

“别沉默地不像话啊,芥川,”

“我们今天是出来聚会的,要说点轻松的话题啊!快说快说,”

“我们是战友、应该彼此掏心掏肺才对嘛……”

芥川的同事们开始以他为中心聚成一堆猜测起来。

“你欣赏中岛敦,”

“你觉得你也应该把你的挑染改成中岛敦那样的全染白?”

“难道你看出来了他有当港口黑手党的潜质……?”

此时已经在别的桌转了好几圈喝得差不多了的立原道造绕过来突然来一句:“你是不是喜欢中岛敦啊?”

周遭一片不自然的沉默。

这句问得过分了。中也心想。

可芥川并没有“因为忍耐力达到极限而气炸毁掉整个酒吧”。他回答了。在玻璃杯叮叮当当的轻轻碰撞声中他低低说了一个“嗯”。

……

“——啥?!?!?!”


END

评论(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