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色

【重发】【超禁忌游戏】虐十五题【我赵日天跳上去就是几百刀

【终于高考完复出了

【把这期间写的文都从微博、贴吧、qq群搬来。。。刷屏抱歉【。】


虐十五题【我赵日天跳上去就是几百刀161002


【多CP向,每篇前标明CP

【清水虐

【OOC有私设有

【题目来源于网络


1,你的死亡我拯救不了【雷傲X井小冉


雷傲从未想过自己竟会重伤流血、泪流满面地死去。他只在那个时候,真正彻底地清醒地知道了再也没有人会重新救活他,唯一能做到如此的人早已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雷傲再想起看到井小冉死去的那一幕,仿佛还能像一切刚刚发生时一样泪如泉涌、撕心裂肺,用尽全力让飓风席卷而下。雷傲没能想到还能再次见到井小冉,隔着一层厚厚的精钢玻璃,凝视眉目清秀宛若生时像天使一样的她,他握住她的手,身上的擦划伤痕瞬间消失,他不敢再抬头看她的脸,狠下心转身离去。雷傲最后见到了他曾想千刀万剐的、杀死井小冉的罪魁祸首,可出于利益和无奈,两方竟决定合作,他登时怒不可遏,呼喊着井小冉的名字,一时不想管什么是非局势,只想干脆彻底地报仇,只为了让井小冉还能瞑目,也不管朋友们的阻止,不管自己像个被嘲笑的盲目的跳梁小丑,继而,陷入更深的屈辱和绝望。

此时雷傲躺在地上,视线逐渐模糊,生命力大量而持续不断地流逝,记忆开始断片、不堪,躯体很快变得干枯、无力,彻底成为一具躯壳。他已不存任何希望,更不愿再幻想此时若有一双白净温暖的手抚摸他的伤口、将鲜活的生命力源源不断地重新注入他的身体……


2,我们终于渐行渐远【连恩X段里达【抽签抽出来的拉郎配


连恩偶然知道段里达死亡的消息时,在异世界里已经是百年以后了。

连恩曾与段里达志向相通。连恩向往着完美的世界,高素质的人们在高雅的环境里高尚地生活,而拥有了超能力后,他开始着手创造一个这样的高尚新世界,并成功当上了这个世界的王。段里达更是如此,可因超能力的局限性,他所做的是用超能力毁灭这个他正在生活的肮脏污秽不堪的现实世界。

在初期,他曾经因此专程找到过段里达,继而拉拢他来三巨头的组织里,和他一同建设理想中的世界。谁料段里达偏激地断然拒绝,道,与其去创造什么,他更想彻底改变眼前的现实。那时段里达眼神一暗,尔后笑道,你不觉得,这些低素质人群受到惩戒时脸上的表情,分外好看么?

——我本可以给你永恒生命的。连恩想到如此,叹息一声。


3,久别重逢后的拔刀相向【侯波x陆晋鹏


陆晋鹏的脸在微笑,他身形瘦小,一张娃娃脸笑起来人畜无害。可这明明白白就是危险的信号,据说他在应用了超能力后就这么带着脸上禁不住露出的这个笑容、给了过去欺负他的混混们极端恐怖的惩罚。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细长白净的手指缓慢地动作着——攥成拳头,继而松开,十指不断活动——这种细节足以令人汗毛直立。

侯波直面着眼前的昔日友人。他让自己心跳恢复平缓。他清楚自己的超能力——即使只能让时间停止一分钟,也是非常恐怖的。于是他在衣服口袋里提前握住备好的匕首。

“好久不见啊,陆晋鹏。”


4,活着的人永远比不上死人【向北个人


向北觉得他的生活过得美好而充实。

他的朋友们正在他不大却温馨的家里开聚会party。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向北的房间里,喝着酒精饮料,聊天,打斗地主,共同玩儿游戏机,抑或是在屋外的草坪上闲聊。无论是公司的老板还学校里的老师都对他笑脸相待。电视机里播放着电影,音响喧嚷着流行乐,觥筹交错,即使已经过了午夜也不停,欢快声不绝于耳。

他的家中人丁众多。管家尽职尽责地守在门口,女仆男仆们正忙来忙去地招待客人,厨师们在厨房准备着享用不完的美食。

而他最心爱的女友于珊珊正陪在他的身边。她美丽善良,并且无比衷心地只爱着他一人。此刻她正坐在他身旁,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的眼睛,面带微笑,她说她永远爱他,随即,两人十指紧扣。

向北感到无与伦比的温暖、幸福,以及巨大的疲惫。他的体力每天每夜都大量流失,以至于现在已经浑身无力头部剧痛、虚弱地连眼睛也睁不开。他最终还是体力不支昏了过去,意识消失。

随即,他能力范围内的全部尸体,都失去控制,瞬间倒下,重回死物。屋内恢复一片死寂。


5,不懂得珍惜的幼稚【方丽芙x赵又玲


“我讨厌你。”

“我打从一开始见你的时候就不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对战斗那种盲目自信不知危险的态度,不喜欢你关键时候对敌人手软。”

“要不是你,我们搭档的时候一定会更成功,这都怪你。”

“也都是你的错,在生活上也跟我过不去。”

“你偷看我的书、不小心用过我的化妆品这些事我全都记得清清楚楚,你在阳台上抽完烟身上那股烟味真呛人,大半夜打电子游戏也有够吵。”

“还有你固执,真是固执,比我还要难劝。”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非要一个人出战不可?你凭什么敢这么自以为是……”

“我最最、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了!”

只可惜照片上的人再也不会像在过去的每个日日夜夜里一样、针尖对麦芒地与她吵架了。


6,骗子的唯一一句真话却无人相信【韩枫X房琳


韩枫时常想起房琳是如何向他表白的。

房琳在茶馆,坐在他对面小口饮绿茶。当时盛夏,空调无声地吹,房间内空气清新而偏冷。她的头发向后梳成一个清爽简洁的马尾,身着白衣和洗得发白的浅色牛仔裤,整个人干净、轻盈,如浸入水的玉石。他们聊着天,然后她就突兀、又合情合理地说出了这句话。

“我喜欢你,”罢了加上他的名字,“韩枫。”

韩枫愣了。纵使他一直搞不懂捉摸不透这个复杂的女人,可对其有感情是真。他看向房琳脸上的笑,便也是眉眼弯弯睫毛下垂嘴角勾起,难辨真假,可是的确非常好看。“真的吗?”他问,心脏打鼓般跳。

“真的。”房琳答,抬眼,黑色的双眼清明通透像一汪清泉。

韩枫闻言,瞳孔收缩,胸口像遭到重击。他几乎都相信对方这话是真心发自肺腑的了。那时房琳向他伸出双手,他们的手温热地在桌面上握在了一起。


“骗子。”韩枫于病床上清醒过来,再想起房琳的笑房琳的表白房琳的眼睛,嘴唇僵硬地颤动着,只蹦出这两个字。


7,不得不说的谎言【范宁X穆修杰


穆修杰在异世界怪物包围的缝隙中倏然回头,继而放缓了表情,露出一个温柔如常让人安心的笑。

“等一下你先撤离,随后我会跟上。”他说。

可是范宁眼光锐利,她迅速捕捉到对方眼中一瞬间闪出了冰凉坚硬的金属色。她用仅剩的体力操纵傀儡作战,分心紧张地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事实上根本不用解释清楚,敌人数量众多,我方危在旦夕,你死我活,这就是摆在两人眼前的一切。

穆修杰脸上沾了猩红,只浅浅淡淡地笑笑,柔声道:“不会有事的。你先走。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不行!”范宁强硬地一口回绝,事实上她的声音已然变调,像在喊,“我们是搭档、要合作行动!你忘了吗?!”

“快走。”穆修杰咬牙说,“——快逃。”继而扭过金属化的身体,开出一条血路。

他是第一次用这等斩钉截铁的语气对范宁说话。也是第一次把什么承诺下得这么肯定这么绝。

更是第一次没有说到做到。

范宁跌跌撞撞地逃出包围圈,几乎同时,丧失了一切操控能力。她用手摸自己的脸,可只触碰到柔滑、温暖的皮肤,继而看见距离遥远的异世界怪物群体停止了攻击,黄昏暗淡,天边一道道血光纵横。


“我的超能力是 ‘金属’,能让人或事物具备金属属性。最直接的运用就是,能让自己或别人暂时处于刀枪不入的状态。所以,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直到?”

“直到……”


8,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蒋立轩X魏薇


“想不到他们也请你来了。”蒋立轩裹紧了大衣,倚在阳台上抽着烟,俯瞰琮州漆黑醇厚的深夜。

魏薇抬眼,没说话,掏出支烟伸过去用蒋立轩嘴里叼的烟头直接燃着了,对着夜幕深吸一口。

“杀人了?”

魏薇不置可否。

“呵,很有意思嘛。”蒋立轩耸耸肩,“早就猜出来了。付天那事是你干的吧?”

“是又怎样?”魏薇挑挑眉毛,挑衅地说。

“又没说你什么。这下他死了,你可以考虑考虑我了吧?”

魏薇噗哧一笑,把烟灰弹下来,星火灼灼顺着高楼一侧往下飘。

蒋立轩翘起嘴角,叼着烟耸耸肩:“旧神联盟,嗯……这下子可以好好干了?”

“哼,”魏薇不屑地道,“我看不惯他们这套神神秘秘、自以为了不起的态度。”

“别这样啊~”蒋立轩露出委屈的表情,俯下脸,和魏薇鼻子对鼻子地贴近了,用手心抚摸着她左侧的脸颊,叹了口气,“那怎么才能讨好你呢?呐,告诉我。”

“——那个‘碧鲁先生’,呵,有能耐的话就来会会我。”魏薇冷笑,“总有一天也把他们一锅端了。”

“——看着吧。”她随即扭身,直径穿过稀薄有如气体的金属阳台栏杆,纵身一跃。黑色留海黑色夹克外套俱被上升气流掀起,如一颗流星直接下坠落入灯火星然的城市高空。

蒋立轩无奈地把脑袋靠在已经恢复密度的栏杆上吸烟,他知道她继而会单膝落地,在异乎寻常柔软的地面上迅速站起身,然后影子一样消失掉,遁形于夜。


9,失去记忆的你爱上了他人【孙雨辰x雷傲


在异空间的第一个清晨里,雷傲其实本来有好多话想要对孙雨辰说。

他想再质问孙雨辰,众人去海岛的前前后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早已一次次的问过了,可是都没有结果。孙雨辰不记得了,他在那些天的记忆仿佛完全被抹消,丝毫痕迹都没有。

他感觉这几天脑子快要爆炸了,从没承受过这么多复杂的信息,每一个信息带来的推测结果都无法让人心神安宁。孙雨辰怎么会一夜之间突然有了妻子和女儿,那个姑娘真的是孙雨辰所生?孙雨辰是真的已经有了妻子吗?那么,自己——算他的什么?!

他们在守护者联盟里并肩作战时确实有一段暧昧——现在看来恐怕只成往事了。雷傲曾经按耐不住问过孙雨辰,问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孙雨辰这个人本就内向害羞不善表达,只是脸红了,点点头,没说话。雷傲就没有追问,权当他认可了,如今真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当即挑明把关系说清楚,不堪回首。

雷傲坐在餐桌旁抬起头,看见孙雨辰和伊芳并排走了进来。他到底还是收了所有的疑问,把难过的表情也憋了下去,只自顾自地开玩笑:“早餐不错,不过我觉得,可能孙雨辰的味道更加可口……”然后吃了孙雨辰一记早餐面包被迫住嘴。


10,自以为是的付出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季凯瑞X米小路


“她玩弄我。”

米小路没想到季凯瑞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像抱怨,太感性,真不像季凯瑞。于是他点点头,示意自己愿意听下去。季凯瑞在守护者联盟里相对比较沉默,和众同伴的关系都不远不近没有亲疏之分,这次找到米小路来倾诉,可能是因为觉得他是个比较感性的人?

“虽然不想用这个词。太尖刻了。”季凯瑞说,“可是事实如此。我很难过。”他承认。

“啊,怎么回事?”米小路也想到了难过的事情,有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他还是眼神里露出了关切。

“她上个月才说过喜欢我,而现在,她已经和杭一在一起了。”季凯瑞喝了口酒,语气平稳地道,“她和我,两个人,一起吃饭、游玩、逛街,可最后又告诉我这些全都不代表什么。”

“别这样想。”米小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

“辛娜到底问我要了多少东西,我其实都是不在乎的。”季凯瑞摆摆手,“只是……有一次我们两人并排走在街上,有一个卖花的小姑娘以为我们是男女朋友,她没有辩解,只是脸上笑着。你知道吗,当时我一瞬间就感觉,为她付出一切,也是值得的……”

米小路无声地坐在他的对面喝酒。

“谁知道……”

“唉。”米小路低下了头,“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这些事情,我当然会替你保密的。而且……”他顿了顿,继而无奈地苦笑,“你已经把你的秘密告诉了我,作为交换,我也想告诉你一件我的事情……”

“请讲。”


11,我跳下去了你却在犹豫【天台爱情四人组


“我叫付天,我没超能力,我从游泳池的五米跳台上跳下去了。”

“我叫纪海超,我的超能力是‘转移’,我从7楼空中花园的露天咖啡馆跳下去了。”

“我叫段里达,我的超能力是‘惩戒’,我从凤凰商厦16层楼顶的露天水吧跳下去了。”

“我叫房琳,我的超能力是‘疾病’,我从琮州市一医院楼顶二十多层跳下去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


12,谁都没有错只是立场不同【段里达X陆华不分攻受


下雨了,这凄风苦雨把空气撕裂出大片大片白雾,模糊着陆华的视线。

他看见那对开盲人按摩店的盲人老夫妇打着黑伞、抱着水果和花朵,颤颤巍巍、互相搀扶着来到这片西方式的墓园。两位老人把祭品整整齐齐摆在墓碑前,坐在两边,失去视力的眼睛不断流出眼泪,向死去的墓主人诉说着感激的话和难过伤痛之情,凄惨而真切。——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还尚健康、年轻的人会惨遭横祸,只是记得在面临危机时,是这个人的声音拯救了他们。

陆华不敢上前,他在这里徘徊了很多天,都只有远远地凝视。

死去的人叫段里达,而他,亲手杀死了段里达。

此时看到这对老夫妇,陆华莫名地觉得胸口开始疼痛不已、呼吸困难。他想上去拭去他们的眼泪,对他们说安慰的话,可他根本没有立场这么做。他开始觉得可能是自己错了……不……怎么可能。他命令自己别胡思乱想。我没有错。我的初衷是想要大家都团结起来。如果我没有这样做,自己、舒菲他们全都会死。他咬住嘴唇。

对不起。他在心里默默狠狠读出这一句话,断然转身离去。


13,你从来看不到身后的我【杭一x米小路


“杭一哥,我要走了。”米小路是想跟杭一告别的,他到底不想走的太突兀,这是他与杭一的私下会面,别人都不知道。连理由他都想好了,虽然他早有预感杭一不会仔细听他的理由去思考它是否牵强。

“去哪?”杭一随口问。

米小路深吸一口气,顿了顿,说:“我要离开守护者联盟了。”

“啊?”这个消息确实是让杭一惊了一下——算是夺得了他的注意力——,“为什么?”

“我已经不想再打打杀杀了。”米小路复述着编好的理由,让自己的面色保持平静,“虽然我们的宗旨是要保护大家,可现在只是等于成了一派势力、与别的势力更激烈地自相残杀而已。”他闭上眼睛,“经历的这些事情让我很害怕,不想再杀人了,何况这些人都是杭一哥你的同学……所以我想离队一个人平静下来。”

杭一好好盯了米小路的脸一会,没看出端倪,这确实符合他对米小路性格有些弱气的认识。“可是我们一直在往保护大家的方向上努力——”他解释说。

米小路有点绝望,杭一的重点只是强调自己作为领导者是如何领导队伍的怎样怎样,而不是自己的离去。“对不起。”他说,“我知道,可我真的想要走了。”

留住我,杭一,留住我。

拿出点理由来啊,什么都行,例如我都陪你这么久了,我和你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虽然只是朋友,形势危急你担心我的安全,喂,说点什么。

“好吧。”结果杭一简洁明快地说,“保重,米小路。”

“保重。”米小路说。

米小路走出杭一的房门,顿觉凄清悲凉,巨大的、沉重的绝望压倒了他。他命令自己安静下来,通身像冻成化石般一时没了任何举动。

好。他米小路可不是什么胆小怕事、轻易言弃的人,这点杭一他真是看错了。既然站在杭一的身后不会被他看见,那么下次见面时,自己将会站在他的面前。

哪怕是以敌人的身份——


14,我们的爱情原来一直是我一个人的臆想【卢平x赫连柯


卢平如愿死在了赫连柯的怀里。

多好,他们出于机缘巧合被共同困进异空间,赫连柯主动找他结盟,而后两人合作逃出,期间他救了赫连柯的命。他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尔后再次相聚,相谈甚欢。赫连柯深夜陪他来到了森林公园,他们躺在地上看星星,然后赫连柯帮助他完成了找到外星人的夙愿,即使后果惨重。

卢平乐观地构想着,当然他的超能力不会骗他,他清楚地知道对面那个与他说话的人所言是真是假、是否出于诚心。他懂赫连柯为了某个势力尽心效忠毫无二心,对非己势力冷漠无情,在异空间里找他合作只是为了利用他逃生而已,之后的应邀也是出于无奈。

可那又怎么样?赫连柯此时正跪在地上把卢平抱在怀里,搂着他的头,西装上的红茶味道伴着温热的体温一道传来,通身发抖,瞳孔放大。——他死前所最后见到的,是赫连柯的脸啊。


15,你离开后我越来越像你【纪海超x聂思雨


时至三月,草木复苏。纪海超推开窗,他所长期躲藏的阁楼间黑暗、狭小、沉闷,空气终于缓慢流通。他掂起花洒给窗前一盆盆刚刚绽开的天竺葵浇水,水珠晶莹透明,缀在花瓣上,而后渗入泥土。

他想起他曾经住在琮州市中心的家和一楼的小花园,那里总是种满花草,阳春三月时姹紫嫣红,香气飘满整个院子,他骑单车载聂思雨回家,看她在园里欢乐地忙来忙去照顾植物,他站在旁边一样一样跟着学,他给她戴上花环,说她像花仙子,聂思雨就在阳光下微笑,简单美好干净真挚地笑。

他知道聂思雨说过天竺葵喜光,只可惜自己如今的生活环境注定不能给这花儿充足的阳光了,不过,偶尔一次,也罢。他于是推开上了锁的阁楼门,楼顶阳光绚烂,花朵赤色如火燃烧,扎得他眼睛一阵生疼。他弯腰把花盆挨个码齐了放在地上,不敢再抬眼。旧神降临后他匆忙逃避,生活得颠沛流离,花草也大部分落了下来,唯独留下几盆天竺葵。他知道聂思雨也在逃跑,和他一样消失得迅速。聂思雨和他一样,很胆小爱逃避,被逼急了就心狠手辣。他也知道聂思雨后来确实是想要杀他,她最后一刻看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全是杀意。他了解对方,了解得甚至都能预料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

聂思雨说她喜欢天竺葵,于是在她生日的时候,属于他们的园子里出现了遍地的红色天竺葵——纪海超不会说自己打的两个月暑假工的工钱全进去了。聂思雨那时问他,你知道红色天竺葵的花语是什么吗?纪海超答他不知,但想了解。聂思雨于是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你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那他也只有继续下去了,互相残杀,反正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他不能选择死,死了就忘记聂思雨了,不是吗?


纪海超如约来到7楼空中花园的露天咖啡馆,去掉墨镜,阳光耀眼炫目,走入装饰温馨却空荡的餐厅。同班同学宋琪已然坐在藤花栏杆边的桌角,一双眼睛警惕地凛然直视他。

“我已经杀了夏丽欣,和聂思雨。”纪海超说,“而现在,我来杀你了。”


END


评论(2)

热度(31)